首页 陶器 正文

「文化名家讲鼓曲」鼓的传统文化

2023-01-26 08:49:13 8
admin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文化名家讲鼓曲,以及鼓的传统文化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名家层出不穷的东北大鼓是什么?

清代以来,在沈阳流传的各种大鼓中,东北大鼓与西河大鼓两个曲种影响最大。要说东北大鼓,还得先从“弦子书”讲起。弦子书又叫“一人班”。刘世英在《陪都纪略》中记述的“一人班”是:

手处口,两相应。

打家伙,手乱动。

二黄梆,生旦净。

乐不拘,世俗称。

从这段记述看,“一人班”是一个人自己打家伙,学唱二黄、梆子戏的生旦净各种角色的唱段。所以,弦子书俗称“一人班”。光绪二十三年(1896年)盛京文盛书房刊行的清音子弟书《绝红柳》中有:“一人班弦子书他腿上绑着两块板。接骨断筋的架式(势),还捆着一根犯法绳。满把撸的弦子弹的总是老八谱,嗓子别(憋)的红头仗(涨)脸恰似出恭。”这也说明“一人班”就是弦子书。

弦子书又叫弦子果,一人操三弦演唱,桌角上有两块板,有绳牵动,另一头绑在艺人腿上,可击打节奏。这个曲种以说唱中篇曲目为主。有《回龙传》《刘公案》《回杯记》等几十个曲目。

学大鼓书的青少年

已故东北大鼓弦师张洁朴说,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北京弦子书艺人黄辅臣曾到奉天献艺,对后来的奉天大鼓影响很大。早期奉天大鼓艺人车德宝、赵壁、王德生、蒋瑞都说过弦子书。刘世英在《陪都纪略》一书中所记的“大鼓”是:

讲通套,说的妙。

大鼓书,梅花调。

慢西城,拔高帽。

如狼嚎,似鬼叫。

鼓皮紧,使劲造。

胡说瞎闹。

“梅花调”是西河大鼓初名,“慢西城”本为曲牌名称,当时奉天的文人就用此名来称呼刚刚产生不久的本地大鼓,就是后来的东北大鼓。

光绪四年(1878年)缪东霖的《陪京杂述》中记述:“说书,人有四等,最上者为子弟书,次评词,次慢西城,又其次为大鼓梅花调,文既荒唐,词句又多鄙俚。”

民国初年奉天教育司审定的新唱本

缪东霖是清末翰林,他把子弟书列为一等说书,评词即评书为二等说书,把慢西城、梅花调列为三四等说书。这些文人,听惯了雅曲子弟书,最看不起梅花调。刘世英说慢西城艺人表演“如狼嚎,似鬼叫”,是嫌弃刚进城的屯大鼓土气,演唱时大喊大叫。缪东霖说梅花调“文既荒唐,词句又多鄙俚”。但是下层群众都非常喜欢听从直隶(河北)传来的这种大鼓。因为艺人善说长篇大书的野史传奇,情节曲折,故事热闹,唱词通俗,一听就懂。这正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慢西城(东北大鼓)与梅花调(西河大鼓)两种大鼓同聚东北大地,艺人们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又相互排斥,自以为是。两行鼓曲艺人不断争夺听众,到后来更加激烈。

关于东北大鼓的起源,艺人们有两种说法:一是清代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北京弦子书艺人黄辅臣到奉天献艺收徒,后来弦子书吸收了当地的土调,演变为奉天大鼓。二是原为辽西农村的屯大鼓,后来被艺人带进了城,形成了奉天大鼓。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清廷将原先东北的盛京特别行政区划分为奉天(今辽宁)、吉林、黑龙江三个行省。刚刚创办一年左右的《盛京时报》,把在奉天形成的地方大鼓取名为奉天大鼓,经常在报上登刊奉天及周边几县大鼓艺人的活动消息及评论。从此,奉天大鼓这一曲种名称便得到了艺人与听众的承认。1929年奉天省改名辽宁省后,奉天大鼓也一度改名为辽宁大鼓。1945年抗战胜利,东北光复,才定名为东北大鼓。

表现唱堂会的明代刻本

清末民初,奉天大鼓极为盛行。特别是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的头二十年,是奉天大鼓的黄金时代,上自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爱听奉天大鼓。东北各地,名家辈出。奉天大鼓原先在奉天省内有三大派,传到吉、黑两省后,发展形成了以奉天(沈阳)为中心,包括中、西、南、东、北各方的五大艺术流派。

奉派大鼓,以奉天为中心,包括了周边的开原、铁岭、新民、辽中、辽阳、鞍山、抚顺、本溪各市县。演员以唱短段为主,也兼唱中长篇书,唱腔委婉缠绵。善于演唱《忆真妃》《黛玉悲秋》等爱情段。代表艺人主要有车德宝、门振邦、霍树棠,女演员金蝴蝶、刘问霞、朱玺珍、王桂影、陈香兰等。弦师有贺宝升、贺福全,人称“二贺”。

西城调以锦州为中心,南城调以营口为中心,东城调以原吉林省会吉林市为中心,江北派以哈尔滨市为中心。东北大鼓的五大流派,遍及东北三省,也传到了天津、北京、河南与内蒙古等地。

东北大鼓早期分为“梅、清、胡、赵”四大门户。每门下传十个字,一个字是一辈。各门各代新入门的弟子都要按排字起艺名。一至四代,多为清朝艺人;五代与六代,多为民国时艺人;第七代后则是新中国艺人。实际上,后来的许多艺人也没有完全遵守旧规,按字取名。此外,有的门户还有一些分支,另传几个字。因此,就有一些同门两支的艺人。

早在清末宣统年间,奉天大鼓艺人王玉琳就赴天津献艺,收徒马宝山,久占天津。1930年,傅凌阁带七个女儿傅凤云、傅紫云、傅翠云、傅佳云、傅慧云、傅小云、傅艳云进北平(北京),傅家班在北平献艺长达两年之久。1945年后又有萧云和、萧金荣父女在北平献艺多年。霍树棠、那月朋等在1948年也一度去北平献艺。在河南省开封市,1930年前后有奉天大鼓女艺人红牡丹、绿牡丹二人。在内蒙古的东部,清末有民间艺人杨传基、傅斌、陈星光等,民国初年有女艺人陶梅、方卉萍等,他们都扩大了东北大鼓在各地的影响。

从1911年辛亥革命,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中华民国头二十年是奉天大鼓的黄金时代。前边说过,1914年3月30日,奉天教育司创办的奉天评词鼓书研究社毕业的鼓书艺人有三十四人,绝大多数为奉天大鼓艺人。这次考试,名列鼓书榜首的王宪章(1854—1932),艺名王福顺,二十岁时,在当地就与于七齐名,有“南于七,北宪章”之说。光绪六年(1880年),到东北献艺,民国后,他常上大帅府唱堂会,得到了张作霖与五姨太的赏识。他在张作霖的支持下,创办了奉天大鼓学校(又称大鼓学会),年过花甲的王宪章自任校长。虽然他本人是平谷调大鼓艺人,但是学生学的并不全是平谷调,也有不少人是学习奉天大鼓的。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侵占东北三省及热河省。次年强行建立了伪满洲国,已经改名三年多的辽宁省,又改回叫奉天省,辽宁大鼓也改回奉天大鼓旧名。奉天大鼓艺人举步维艰,到处受气,有许多艺人在茶馆说书唱曲,都挨过伪警察、汉奸的打骂,伪警察还常常“飞帖打桌”,隔几天就送来一张帖子,不是他家老人过生日,就是他的孩子满月、庆百日,都得拿钱去送礼,否则就得被找借口赶出茶馆。有许多辽宁的艺人全家都闯江湖,上黑龙江省北大荒去献艺求生。

到20世纪30年代末,奉天大鼓艺人的生存越来越难,奉天大鼓艺人过去专唱短段,分为子弟书、三国段、草段(通俗唱词)三类。前民国时,在沈阳,达官贵人、文人雅士都爱听唱词典雅的子弟书,而如今听众大都是城市平民,他们听不懂像唐诗宋词的子弟书段,听三国段,也要看过小说《三国演义》后才有兴趣,只能听听《小拜年》之类的草段。因此出现了“子不如三,三不如草”(即“子弟书”不如“三国段”,“三国段”不如“草段”)的现象。奉天大鼓艺人会说的长篇大书不多,主要是“袍带书”“花袍带”“短打书”三类。袍带书是讲史书,如《大隋唐》等;花袍带是指以女将为主,有小将到处招亲和敌我双方神怪斗法等情节的野史传奇书,如《樊梨花》《天门阵》等书;“短打书”是公案侠义类。由于当时评书界的《三侠剑》《雍正剑侠图》等武侠书盛行,有的“海青腿”(外行)晚上看小说,白天就去说,也有听众爱听。因此,奉天大鼓书目中一时出现了“袍不如花,花不如打”(“袍带书”不如“花袍带”,“花袍带”不如“短打书”)的问题,听众见少,艺人收入太低,难以维持基本生活。不少艺人也开始学说武侠书,或自编大书,怎么热闹怎么说。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伪满物资匮乏,经济极为困难,东北人民缺衣少食,书曲艺人也更加困苦,都盼日本帝国主义早点完蛋,伪满洲国早点垮台。

1945年抗战胜利,东北光复后,奉天大鼓定名为东北大鼓(只有辽宁省还一度叫过辽宁大鼓)。

清末民初,东北大鼓名家辈出。“西城调”名艺人在光绪年间有辽西的程焕章等人,民国后有宋修仁等人。“南城调”名艺人,有营口的梁福吉,号称“关东第一大鼓”。光绪年间,他曾进京入宫为皇上表演《鲁达除霸》。民国后有辽阳的窦桂山(他与沈阳的王明山、李明山、朱俊山合称“四大名山”)与徐香九等人。下面记述的是久占沈阳的东北大鼓代表艺人。

金蝴蝶(1875—1895)第一代女艺人,她是营口市名艺人梁福吉的女弟子。随丈夫王维恒来沈阳献艺,色艺双绝,名震一方。不料被看守东陵的姚远山(人称姚殃子)强行霸去,受尽凌辱,含恨而死,年仅二十岁。

子弟书《阔大烟叹》描写了一位北京阔少,成天吃喝玩乐吸大烟,到处游山玩水,听书看戏。此曲写他到沈阳,见到了沈阳第一个“女大鼓”艺人金蝴蝶,唱词中写道:

这日来到奉天省,

住在得胜(德盛)大南关。

叫个说书女大鼓,

说的廷秀打赵昂(男)。

王二姐思想那位张廷秀,

好像真的一样般。

此人名叫金蝴蝶,

全城人等知的全。

从上面唱词中可以看出,这位北京来的阔少爷,是把“女大鼓”叫到旅馆住所来演唱的,说的是《回杯记》中王二姐思夫,张廷秀私访的故事。

车德宝(1862—1935)沈阳人。《沈阳十县简志》中说他是“奉调小口大鼓艺人”,传说他的演出风格是“传统的规矩一派:并着步,站着唱,目不斜视”。演唱特点是:嘴皮子功夫硬,有底气;鼓正、板正、句句求真,耐人寻味。他既能唱小段儿,也能唱长篇;又会弹弦,还会说评书。1912年他带头演唱过《上学堂》《早婚害》等新曲目,晚年说评书《百鸟朝凤》。有弟子多人,其中吉林市的任玉明(任占魁)后来是“东城调”创始人之一。

民国后成名的沈阳东北大鼓名艺人,主要有以下几位:

霍树棠(1902—1973)原名霍润南,辽宁省北镇县人,幼年家贫,十四岁在家乡拜冯景和为师学唱东北大鼓,十六岁登台献艺。他嗓音宽厚甜润,并善于兼收并蓄,广学百家。少年时学的是家乡“西城土调”,后来吸收“南城调”唱腔。进沈阳演出之后,又吸收“奉调”唱腔,此后便一直演唱奉调。霍树棠在表演上,第一个破除演员目不斜视、手不乱动的清规戒律,做到“稳中有动,动中有静”,能够生动地表现节目内容。他演唱的“三国段”,气魄雄伟,铿锵悦耳,人送绰号“火车头”。1928年被艺人们选为“奉天改良书曲研究会”副会长。40年代初,应邀在电影《玉渊情侣》中演唱了《赵子龙赶船》,成为第一个上银幕的东北大鼓演员。他演唱的拿手段是“三国段”,如《斩华雄》《虎牢关》《凤仪亭》等,并演唱子弟书,如《忆真妃》《青楼遗恨》《锦水祠》《望儿楼》等。长篇大书,有《马潜龙走国》《彩云球》《粉妆楼》等。30年代,多次在电台和茶社演唱。据说灌制唱片的曲目有《南北和》《百年长恨》《全德报》《绕口令》《蝴蝶梦》《大烟叹》《四郎探母》《白门楼》。1949年3月,当选为沈阳市艺曲协会副会长,带头演唱新曲。

新中国初期霍树棠到部队慰问演出,三弦琴师为贺宝升(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积极演唱现代曲目。1958年他表演的《杨靖宇大摆口袋阵》,参加全国第一届曲艺会演,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同年当选为中国曲艺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1960年当选为中国曲艺工作者协会辽宁分会副主席及辽宁省政协委员,196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收徒江玉洁、刘兰芳。“文革”中他受到迫害,病倒多年,还念念不忘东北大鼓。1972年曾求艺友写一段《杨子荣打虎上山》,说:“病好后,我还要唱。”他有“三国段”录音与《三国故事鼓词选》一书传世。

霍家后人仍有坚持唱东北大鼓的。如他的女儿霍桂兰自幼随父学艺,1952年登台,1959年加入沈阳市曲艺团。1962年改行到工厂,仍常参加业余演出。他的长孙霍大顺少年时得到祖父亲传,次孙霍志航师从贺福全,弹一手好弦。兄弟二人,20世纪80年代后,搭档献艺,近年来,常在庙会、公园为群众演出,还多次走上荧屏,受到了专家的关注。

“奉天鼓王”刘问霞演唱,其妹刘丽霞伴奏

刘问霞(1900—1944)女,山东省沾化人,清末随父到奉天投亲。十六岁拜艺人刘连甲为师学唱东北大鼓,专工短段,擅长演唱子弟书段《黛玉悲秋》《宝玉探病》《黛玉望月》等“红楼”段,成为“女大鼓”中的佼佼者。刘问霞成名之前,曾在铁岭“闯宅门子”,有一位老艺人陶文宝,慧眼识真才,向她传艺,还资助她进沈阳,一炮打响。她突破东北大鼓“目不斜视”的老规矩,“女大鼓”们纷纷效仿。从此,她一直在奉天凝香榭、鸿泰轩、万泉等茶社唱“大轴”。为了得到名家指点,她设“免费茶座”,请奉天名士马二琴等人常年听她演唱,不但不收费,而且虚心求教。马二琴常在各报上发表评论刘问霞书艺的文章。刘问霞还经常到子弟书作家缪东麟家去唱堂会,缪是清末翰林,对她帮助极大。她为了证明自己的艺术水平,先免费演唱三天,然后再拿包银。1924年,当时在哈尔滨工作的书法家沈延毅先生,久闻刘问霞大名,特意乘火车到奉天小河沿凝香榭茶社看了一场刘问霞演唱的子弟书段《糜氏托孤》,果然字正腔圆,名不虚传。沈当场赋诗一首:“小榭凉亭四面风,荷花初绽俗尘空。英雄儿女伤心史,都付韩娥一笑中。”把她比作春秋时的名歌手韩娥。1931年,刘问霞到天津演出,誉满津门,被称为奉天大鼓的“鼓界大王”。刘问霞嗓音清脆,表演稳重大方,声情并茂,长于借助表情动作抒情达意。上海百代公司为她灌制了《红娘下书》《大西厢》《刘金定观星》《小拜年》《宝玉探病》等六张唱片(弦师赵精一、琴师王瑾塘)。《盛京时报》1931年1月8日七版,载有《古书场的姐妹花》一文,评论说:“刘问霞演唱之《黛玉望月》,抑郁悲凉,缠绵委曲。其嘱咐紫娟、雪雁一段,不忍卒听,而问霞也将有不忍卒歌之情。”民国二十二年曾应邀去朝鲜新义州灌制唱片。1944年遭敌伪迫害,含恨而死。刘问霞的唱段,曾被编入中国音乐学院教材。

当年刘问霞灌制的唱片

朱玺珍(1913—1978)沈阳人,自幼拜鼓曲艺人于秀山为师学唱东北大鼓。

九岁登台,一下唱红,人称“九岁红”。当时她梳着两条小辫儿,一走一颤,天真活泼,观众亲切地称她为“朱小辫儿”。她歌喉婉转,字句清晰,嗓音洪而不放,高而不暴,低而不靡,细而不涩,抑扬得法,顿挫咸宜。表演顾盼神飞,惟妙惟肖。擅长演唱子弟书曲目《黛玉望月》《双玉听琴》《黛玉悲秋》《忆真妃》《糜氏托孤》等短篇。1931年,她进关到天津演出,得到京韵大鼓“鼓王”刘宝全和梅花大鼓名家金万昌的指点,吸收了京韵大鼓、河南坠子的唱腔,丰富了东北大鼓的音乐,书艺大有长进,达到唱腔、表演、鼓板浑然一体,被誉为“三绝”。各家演出海报,纷纷写出“辽宁大鼓鼓皇朱玺珍”。从此,“鼓皇”的称誉传遍了关内外。1936年胜利唱片公司以高价为她演唱的《密建游宫》《宝玉哭黛玉》《黛玉葬花》等曲灌制了唱片。20世纪40年代初,天津著名京韵大鼓艺人骆玉笙(艺名小彩舞),曾向朱玺珍学习过《剑阁闻铃》(即《忆真妃》)。60年代初,中国曲艺工作者协会辽宁分会得知其家庭困难,曾予以救济。晚年贫病交加,病故于沈阳郊区。她临终前告诉亲属:“我死后把鼓、板、键子都放入棺材之中。”由此可见朱玺珍一生也没忘记东北大鼓。

当年朱玺珍灌制的唱片

那月朋(1919—)黑龙江人。在那氏姐妹中排行第二,与姐姐那月邻、三妹那月辉、四妹那月华、五妹那月娥,幼年同拜萧云和为师学唱东北大鼓。十二岁登台,颇得好评。1931年到沈阳献艺。擅长演唱《樊金定骂城》《双玉听琴》和《白帝城》等子弟书段。1941年春,与姐姐那月邻、著名男演员霍树棠一道应邀去长春,他们不仅在电台演唱播放,还到长春各茶社演出。

他们演出的都是“三国段”,霍树棠演唱《古城会》,那月邻演唱《芦花荡》,那月朋演唱《甘露寺》。三弦伴奏于景堂,四胡伴奏白连生。场场客满,座无虚席,轰动长春。当时的报纸曾发表了演出消息和评论文章。

霍大顺(后排左二)一家看望老艺人那月朋(前排左二)

那月朋不仅书艺高超,而且鼓套子(书曲演员在乐队间奏中打的鼓点)打得十分精彩。她的鼓套子音美、韵足、传神,能巧妙地表现东北大鼓各种曲牌。在书场演出,她打过一通鼓就能叫来“满堂彩”。

1945年,那月朋与“鼓王”刘问霞的五妹刘丽霞一道再次应邀去长春专门表演鼓套子。两个鼓棒同举同落,配合默契,鼓点叮咚,真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给她俩伴奏的是赫赫有名的琴师贺宝升,四胡伴奏是于景堂和于增厚(外号“于老五”)。那月朋与刘丽霞二人共同表演了十五分钟,受到热烈欢迎。1949年3月,她参加了沈阳市艺协东北大鼓组。2006年八十七岁高龄时,还口述曲目数十段。

1946年出版的钱公来著《辽沈小记》一书中说:“入民国后,张作霖任奉天北路巡防营统领,军幕常携鼓书艺人刘德。张剿匪安边,宿营饮宴,每召部属非刘德打鼓说书不可,当时张营、哨营、管带、稽查、蓝旗皆为此后改编二十七师之干部,亦即后来东北各省之封疆重吏如孙烈臣、汤玉麟、张景惠、张作相等,皆习闻刘德说书而悦者也,刘德之奏艺也渊渊伐鼓。宛如大将登坛,号令三军,似歌非唱,何异虎啸龙吟,无怪四座抑气,草莽吞声也。刘常说的书目,如《宁武关》演一门忠烈;《全德报》演落魄英雄;《战长沙》演黄忠不老;《草船借箭》演诸葛多谋;《黛玉悲秋》怜孤女;《青楼遗恨》悼名妓,皆其最善(擅)长者。”由此可见刘德书艺之高。

在奉军中,还有辽阳人邢立亭(生卒年不详)。他原为奉军五十三旅稽查,由票友下海,1921年前后,于奉天大西门里鸿泰轩茶社献艺。擅长演唱《糜氏托孤》等“三国段”。钱公来在《辽海小记》中称他:“鼓音清脆,宛如聚雨疾风,引吭高歌,又如晴空霹雳,声震屋瓦。”邢立亭还善于声音化装,唱什么人用什么嗓音,听众可以从他的唱腔中分出生、旦、净、丑来。如演唱《宋江坐楼》,唱阎婆惜用小嗓,唱宋江则用大嗓,闻其声如见其人。邢立亭为人仗义,他常帮助艺友排忧解难,深受同行的称赞。

左甸禹(生卒年不详)字占春,开原县人,家住城里左家胡同。曾于沈阳小西门里石头市鸿泰轩茶社演出。左家是开原县的富户。左甸禹自幼喜爱东北大鼓。庚子年(1900年)后,家道衰落,他由玩票而下海演唱东北大鼓。钱公来著《辽海小记》记载:“自请弦师,招朋引类,居恒家学唱。亦复自备轿车,自带弦师,出城充票友,应堂会。当日城乡人家,婚丧宴集,能起动左大爷甸禹鼓书玩票为无上风光。”他每每于“开场白”(艺人称为“定神话”)中引用时人的讽世诗或自己撰写小诗,针砭时弊,深受群众欢迎。如他在演唱甲午海战的《大东沟战役》时,定场诗是:

中原何故打东洋,(东洋指日本)

定老无能左太刚。(指钦差定群与奉天翼长左宝贵)

假作聪明两只鹿,(指两翼长瑞禄)

虚张声势一根糖。(指钦差唐矮子)

善能退兵山东宋,(指淮军老将宋庆)

永不出头塞北常。(指黑龙江将军长顺)

逞勇总称依大帅,(指盛京将军依克唐阿)

讲和难拗李鸿章。(李是清廷政府中堂)

这首诗中赞美了爱国将领,嘲笑了无能的官员,代表了当时的民心。

在东北大鼓众多弦师中,贺宝升与贺福全齐名,人称“沈阳二贺”。

贺宝升(1898—1961)辽宁省新民县人。十二岁正式拜盲人邢某为师学弹三弦。出徒后,开始在沈阳为东北大鼓名家傅翠云伴奏。

后又为王桂影伴奏,曾多次同王桂影到大帅府为张作霖演唱。在与王桂影合作的九年时间里,走遍了东北三省的大中城市。鼓界大王刘问霞灌制的《小拜年》《宝玉探病》《刘金定观星》等唱片,都是贺宝升伴奏,他还帮助刘问霞改进了东北大鼓的唱腔。以后又为刘问霞的两个妹妹——刘丽霞、刘妙霞伴奏,前后十余年。贺宝升熟悉东北大鼓各个流派,不论演员在台上有什么微妙的变化,他都能随和适应。50年代后曾为霍树棠、那月朋、郑奇珍等鼓曲名家伴奏。

贺福全(1906—1982)沈阳人。十五岁拜东北大鼓艺人陈连升为师学艺。贺福全不满足于“只会唱不会弹”,他自己苦心钻研,同时学习三弦。三年学徒期满,贺福全不仅是一位能独自演唱的演员,还是一位“工于弹,耳音好,手音准”的好弦师。十八岁开始以卖艺为生浪迹四方,走遍东北各地。二十五岁时被东北大鼓名家刘问霞聘为公余茶社“坐弦”(即茶社固定弦师)。并与刘问霞一道,多次到电台演唱,颇受听众欢迎。刘问霞去世后,又为霍树棠、严丽华等演员伴奏。解放后参加沈阳曲艺团。七十五岁高龄时,依然有求必应,为诸多东北大鼓演员伴奏。他的弟子有梁国军、霍志航(学三弦)、霍志玲(女)、霍志坚(学四胡)。有遗稿改编本东北大鼓《新儿女英雄传》。新中国成立后,辽宁省的著名演员,主要有沈阳的郑奇珍、江玉杰,鞍山的孙慧文、刘兰芳(后改说评书),抚顺的严丽华,海城的国桂荣,锦州的陈青远和他的女儿陈丽君、陈丽杰(后均改说评书)。

新中国出版的东北大鼓鼓词选

东北大鼓的曲目与书目。短篇传统曲目约有二百段左右(今有一百五十多段),分为“子弟书段”“三国段”和“草段”(通俗鼓词)三类。“子弟书段”中,《忆真妃》《香楼遗恨》《黛玉悲秋》等爱情段子流传最广。“三国段”大多数取材于小说《三国演义》片断,也有的源于三国戏与三国人物传说,其中关公段最多。

“草段”中《小拜年》《王二姐思夫》《夜宿花亭》《游西湖》等曲目广为流传。许多曲目都来自清末沈阳程记书房、会文山房刻印的子弟书、鼓词唱本,也有少数是民国后文人与艺人编写的曲目。

民国初年,奉天市教育司为了弘扬民族文化,提倡移风易俗,就组织编写了古今唱本一百二十种,供艺人演唱。其中有新编历史故事段,也有许多取材于现实生活的新曲目,被称为“改良大鼓”。

奉天大鼓《紫罗袍》唱片

在历史曲目中,多为宣传爱国主义的唱本,如《火牛阵》《花木兰》《甘州城》(杨门女将故事)、《梁红玉》《崖山泪》(南宋亡国,君臣投海自尽的故事)等作品。现代曲目,题材很广。有宣传辛亥革命的《民国成》《共和魂》;倡导民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的《新国民》《从军乐》《义勇少年》《民国捐》《上学堂》;有宣传科学,反对迷信,提倡实业的《谈地说天》《地球谈》《破迷信》《斗风鉴》《蚕桑谈》《田家乐》《渔家乐》《牧牛谈》《崇俭方》;有宣传移风易俗,反对尘俗恶性的《剪辫子》《天足乐》《小脚泪》《早婚害》《烟鬼叹》《赌棍叹》等。其中许多唱本都被奉天大鼓(东北大鼓)艺人采用,成为世代相传的保留曲目。现有艺人口述本为证。

伪满时期,奉天东都石印公司翻印出版过上百种小唱本,主要是传统鼓词、子弟书曲目。奉天大鼓艺人张青林、李青泉都在偏僻山村演唱过自编的《还我河山》《卢沟桥事变》等现代曲目,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共鸣。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东北光复后,中国共产党中央派出一些文化干部来到东北。同年11月初,东北书店在沈阳成立,1946年转移到哈尔滨,1948年11月沈阳解放后又迁回。东北书店在东北解放战争时

天津德云鼓曲社开业,张云雷表演的鼓曲,大家听完有什么感觉?

国庆节,天津最热闹的地方,非天津德云社剧场莫属。德云鼓曲社在这里隆重开业并举办系列演出。

其中最受大家瞩目的除了复出的王慧老师,就是小辫儿张云雷。

自幼学习鼓曲的张云雷,这次终于完成梦想。

当张云雷提着袍角缓缓走上台来一鞠躬的时候,那种气韵,那种风范,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主角光环就抓住了所有人的眼光!

十月一号司鼓表演声音婉转动听韵味悠长,形象芝兰玉树一派潇洒风韵

开始打鼓的时候,认真又干脆利落的鼓点真的一下下敲在人心上,配合翻飞的和板声,让你不由自主跟着进入那舒缓又不失激昂的旋律!

这就是张云雷的个人魅力了!他总是能不着痕迹恰到好处的带着观众走近传统曲艺,并且产生想要进一步去了解的欲望。

这样的人多几个,还愁传统文化的复兴和传承吗?

十月三号铁片大鼓《高亮赶水》,身形灵俊,鼓点和气质完美结合

他个头高,臂展长,身板正,同样的右手向外指路的姿势,他就更舒展。

他2012年的高亮赶水有个别的地方有些着急,唱的比较快,但是十年之后,他表现得非常从容,他不再紧张,和乐队配合的分毫不差,三弦,扬琴,中阮,似乎和他的铁片融为一体,声音上打到空前的统一。

三十而立的张云雷,音质雄厚,脱去了少年时期的稚嫩,还未到中年后的沙哑,正正好。

从演唱技巧上,经过了一个暑期的多位名师对他一人的奥赛集训班,唱腔更有弹性,更婉转。

除了《高亮赶水》,返场的《闹江州》和《遣晴雯》也都非常好听,哪怕最后那个一句一句的《罗成托兆》都听不够!

结束时潇洒利落,魅惑一笑真的太鲨人。所谓色艺双绝,不外如是。

中国古代的纯鼓曲有哪些?

天津除京韵大鼓外,还流行"梅花大鼓"、"京东大鼓"、"西河大鼓",各自都有著名的流派和著名的演员。其中,梅花大鼓名家有花四宝、花五宝、花小宝(史文秀)、花莲宝、花云宝、花银宝、周文如等;京东大鼓名家有刘文彬、董湘昆、王韫秋等;西河大鼓名家有马增芬,所唱的《绕口令》一曲,曾风靡津沽大地,妇孺皆吟

京韵《斩华雄》

京韵《刺汤勤》

京韵大鼓《剑阁闻铃》

快板书《燕子李三》

京韵大鼓《徐母骂曹》

京韵大鼓《白妞说书》

西河大鼓《甘祖昌》

联珠快书《蜈蚣岭》

京韵大鼓《活捉三郎》

梅花大鼓《黛玉悲秋》

京韵大鼓《金锭骂城》

京韵大鼓《白帝城

单弦牌子曲《马前泼水》

骆玉笙先生演出《子期听琴》

曲剧《杨乃武与小白菜》

温玉华女士单弦《祥林嫂》

单弦《翠屏山》之“酒楼泄机

单弦《武十回--泄机捉奸》

郭德纲在相声领域多年没被认可,但他成立鼓曲社却收获好评,原因何在?

没有哪位艺人像郭德纲一样身上有非常多的争议,无论是门派之争,还是言行举止都被许多人非议。当年郭德纲创办德云社时遭到许多“名门正派”的排斥,说郭德纲的相声非常俗、不入流等等。

但郭德纲成立鼓曲社为何大受好评,不仅因为这个行为拯救了中国戏曲,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郭德纲的妻子王惠是鼓曲名家,在鼓曲界有很高的辈分,因此受到鼓曲界的一致好评。

郭德纲火遍全国,却遭来主流派的敌对

如今的相声行业里面,由郭德纲带领的德云社在相声界是一枝独秀,同时还带出来许多明星级别的相声演员,可以说德云社是一个造星的企业也无可厚非。按理说郭德纲将整个落没的曲艺界弄得风生水起,理应受到许多专业人士的尊重和认可。

郭德纲原来就是天桥底下卖艺的,就连拜侯耀文为师都受到大家的非议,相声界又怎么会容郭德纲一人独吞这么大块的“蛋糕”。也许人红是非多,主流相声界多次抨击郭德纲,认为郭德纲自成一派、说的相声有失风化等等。甚至以姜昆为首的“正派”多次对郭德纲进行“封杀”,即便这样,郭德纲被主流相声界孤立,却依然支撑起了相声界的一片天。

郭德纲成立鼓曲社,获得鼓曲界专业人士好评不断

郭德纲对于戏曲有着疯狂的痴迷,曾经因为热爱京剧创办了“麒麟社”,刚开始“麒麟社”年年亏本,郭德纲将德云社赚的钱投入到“麒麟社”当中,才逐渐让这个京剧社有了一些生机。这一次郭德纲又将心思放在了传统曲艺当中的“鼓曲”上,准备开始创办起“鼓曲社”。

自从鼓曲社开始招生,吸引了许多人参加报名,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招生,真的是一呼百应。同时也吸引了天津鼓曲界的名家前来捧场,场面非常的热闹。

郭德纲在相声界的身份不如王惠在曲艺界的身份

相声界和鼓曲界都是中国的传统艺术,为何对待郭德纲有两种不同的态度,难道真的是鼓曲界的觉悟高?其实这些鼓曲名家大多是看在郭德纲的妻子王惠的面子前来。王惠曾经是鼓曲界的大腕,当年比郭德纲的名气大,为了支持郭德纲追求梦想,王惠才暂时的退出鼓曲界,成为一名贤内助。

与其说郭德纲创办鼓曲社,不如说王惠才是鼓曲社的决策人,王惠当年在天津是响当当的人物,14岁就办过个人专场,在鼓曲界的威望非常高。这次王惠办鼓曲社,鼓曲界的同行当然会给面子,更何况如今的鼓曲的确需要新鲜的血液。

总结

总的来说,传统曲艺对于何门何派非常的讲究,这也是郭德纲创办德云社困难重重,而王惠创办鼓曲社好评连连的原因。虽然郭德纲有许多的争议,但郭德纲为中国传统艺术做出的贡献却是非常大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德云社,也许相声就从此消失不见。这一次郭德纲又做了一件好事,天津大鼓也许在未来将要崛起 。

德云鼓曲社迎首场演出,都有哪些鼓曲名家集结?

德云鼓曲社迎首场演出,郭德纲主持,张云雷、陶云圣表演开幕曲《夜深沉》之外,天津多位鼓曲名家登台献艺,像大家熟悉的纪永芬、魏俊英、文爱云、张雅琴、张雅丽、赵勇、赵凤兰和刁立英等名家齐聚。我觉得只要真得喜欢鼓曲的,就不会对里面任何一个人陌生。因为这些人都是鼓曲大家。随便拿出一个都是可以被膜拜的境地。

我好佩服郭德纲,近几年他一直都在投身拯救传统文化的事业中去。如果说拯救相声是为了自己的饭碗,但是戏曲和鼓曲可就跟他没有关系了。但是他依旧拨出款项来发展和传承这项技艺。我觉得真的很难得。

郭德纲是苦过来的人,所以三观正,不会像别的明星一样仗着自己的名气就使劲消耗别人。他很有分寸,也很懂得感恩。这种人能够成功我从来不觉得意外。而且要知道郭德纲情商很高,感觉所有刁难在他面前都能够迎刃而解。

汪涵大家也不陌生,他的口碑也不错的。但是如果和郭德纲放在一起,很明显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没得比。郭德纲甩他几条街了。我记得当时郭德纲去《天天向上》做客,结果汪涵因为欧弟跳槽就心怀芥蒂,于是有心刁难郭德纲,但是没想到被郭德纲巧妙还击了。也因此,很多观众对于汪涵的感官下降很多。

我喜欢郭德纲除了他本人情商高还因为他爱才。你可以看见,他对于很多有才的人都是赞不绝口的。《德云斗笑社》里面有一期,有一个盲人在他面前说了一段相声,他很认真地评价了,而且对他的夸赞很高。这一夸,立马带火了这个盲人。还有欧弟,他也说到做到收他为徒,并且正式收徒后,资源都给他分配地好好的。郭德纲真得很赞!

张云雷在天津鼓曲社成立时司鼓的表现如何?你对之后的鼓曲演出有什么期待?

我觉得他表现的特别棒,期待他多多返场,坐家里也能够看到他的身影。他唱的我最喜欢听,每一次我都去了解唱段背后的故事。期待有一天能看到他一个人的鼓曲花场。

作为外行我觉得张云雷的表现真的挺好

不得不说云雷往那一站一手轻轻扣着板儿一手背在身后,浅色大褂配着后面的红色背景,还有欢快的音乐真的美呆了。

作为外行觉得外表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鼓打的也非常不错,配合整个乐队把人们带到了传统曲艺当中,他唱的高亮赶水是高水平的,因为年轻气息什么的都很高亢特别是看了字慕更感觉他唱的优美婉转娓娓道来,象在讲一个历史久远的故亊,由于相声演员的功底吐字吐词非常清楚,他唱鼓曲的魄力远远大于说相声,希望以后他再唱台下现场的观众都发有字幕的小册子。

张云雷应该作为主角,可惜把他安排成了乐队配角

张云雷应该作为主角,用鼓点指挥整个乐队,并通过表演,把乐曲段落,内涵,鼓曲的魅力,传导给观众!

可惜把张云雷安排成了乐队配角,似乎鼓声在配合乐曲,而不是乐队配合鼓声。一场下来,观众收获了张云雷的人气,没有收获鼓曲的魅力!因此没有总指挥的乐队,把乐曲演奏的平平淡淡!段落,内涵,弦律,一锅烩,逊色不少!从观众叫好看,完全不是乐曲的节点,有些故意瞎起哄的意思!此定场曲牌鼓曲没有体现王惠的设计目地!

从相声绝对出发,我个人认为演员们要多观察生活体验生活,从生活中找段子,演出空余时间可以多看着文化历史书籍,随时冲电,才能始终保持段子的精彩和质量赢得更多的观众。

我非常期待鼓曲社的,京韵大鼓,及各种鼓曲的演唱,和传承鼓曲文化。

关于文化名家讲鼓曲和鼓的传统文化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收藏
分享
海报
8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