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陶器 正文

「童趣名家散文」儿童文学的童趣

2022-12-02 12:47:08 19
admin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童趣名家散文,以及儿童文学的童趣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沈复的童趣全文

《童趣》沈复

【原文】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盛藐小微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空,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其冲烟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怡然称快。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常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蛤蟆也,舌一吐而二虫尽为所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觉呀然惊恐,神定,捉蛤蟆,鞭数数十,驱之别院。

【译文】

我回想自己在年幼的时候,能睁大眼睛直视太阳,视力好极了,每遇见细小的东西,一定要仔细观察它的纹理,所以常常能感受到超脱事物本身的乐趣。

夏夜里,蚊群发出雷鸣似的叫声,我心里把它们比作群鹤在空中飞舞,这么一想,眼前果真就出现了千百只白鹤;抬头看着它们,连脖子也变得僵硬了。我又留几只蚊子在白色帐子里,慢慢地用烟喷它们,使它们冲着烟边飞边叫,构成一幅青云白鹤图,果真像鹤群在青云边上发出叫声一样,这使我感到高兴极了。

我常在土墙高低不平的地方,在花台上杂草丛生的地方,蹲下身子,使身子跟台子一般高,把丛草当成树林,把虫子、蚊子当成野兽,把土块凸出部分当成丘陵,低陷部分当成山沟,我便凭着假想在这个境界中游览,愉快而又满足。

有一天,我看见两只小虫在草间相斗,(便蹲下来)观察,兴味正浓厚,忽然有个极大极大的兽拔山倒树而来,原来是一只癞虾蟆,舌头一吐,两只小虫全被它吃掉。我那时年纪很小,正看得出神,不禁哇的一声惊叫起来。待到神智恢复,捉住癞虾蟆,抽了它几十鞭子,把它赶到别的院子去。

求一篇名家的关于童真童趣的散文

一直觉得,童年读书有香气,中年看文字有灵气,放一本于床头,淡淡的气质盈眸,使心安宁。邂逅一本好书,邂逅一段倾心文字,恰如邂逅一位知己,翻开是惊喜,青山明月,钟期会语。

晚唐文学家皮日休曾写道:“惟书有色,艳于西子;惟文有华,秀于百卉”。“色”与“华”读着就让人浮想联翩,有着丝绸般的质地,触摸柔软;有四季晕染的花香之气,淡浓恰好;从头至尾,细细阅读,有虚有实,里面装着世间万物,一点一滴汇聚江河流水。

借庄子言:“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伏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用在书与文字上,以虚入静,似打开一面镜子,饱满我们的思维精神,开阔我们的视野,熟知而后理,洞察自然,反观自我,得明心而见性。

历代大文学家,数之不尽,文风各一,雅俗相加。著名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喜好读书藏书,更是一代著名的女词人,其中有一典故“赌书泼茶”是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妻在一次烹茶时对赋比赛,不小心将茶水洒了一身,于是便有了赌书泼茶的千古佳话。

清朝大词人纳兰容若为思念亡妻卢氏,有感赵氏夫妇的琴瑟和鸣,写下“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却是凄美的《浣溪沙》。人生的种种情感,被我们记载于书页中,一字一句,看似寻常,却藏着岁月走过的太多喜怒哀乐。

好的书与文字是百读不厌的。正如宋.苏轼在《送安惊落第诗》 里这样写道:“故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这里的“读”与“思”运用恰好。苏轼在“读”的基础上,强调了“思”字的重要性。一个“读”字,我们可喻为读人,从读初到读熟,而后思,融合于人情交际上的感悟,便知其人是否可深交。人生的很多场合,包括职场,人情上的交际,很多时候存在一个“利”字的左右,于是,太多时的友情仅限于表面,各自保留着暗心思。而深交者,仿若一本好书,可遇而不可求。

人生是一本书,入至小烟火,穿过市井,行至职场,落到饮食深处,一些生计,一丝柴米油盐,一场奔波,一个微笑,这些看似寻常,这些看似带点俗味,却是如此的稳妥与踏实。俗,多好,带着真实的味道,把人生的繁琐真诚演绎,风路过,雨路过,在一季秋色里收获、删繁,与岁月化干戈为玉帛,安静做好自己。

好的文字,是岁月的感悟,是人生积累厚重的底蕴,那些笔锋转处,有些清淡如水,那是光阴磨砺后的赠予,是深深懂得,更是感恩去处世。

尘世行走,浮躁左右,能够搁置一刻的闲时光,赌书泼茶,与书对赋,畅饮一室乾坤,幽深处,闻之声有色,落笔皆成文。

宋真宗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更为极致,可谓励学,在当时重武而轻读书的时代,耕耘一粒深厚种子,改革,推广,树立了文学风气。宋真宗的《励学篇》问世,至今天下学者沉迷,传承了几千年。

唐朝著名学者陆羽,爱读诗书,有《陆羽弃佛从文》之著,为了能够得到智积禅师同意他下山读书,用心钻研茶道,最后打动了禅师,才会在后来写下《茶经》名著,为中国的茶艺文化贡献巨大。

书可修身养性,文可养心养肺。当你工作与生活累了,那就停下脚步,不要只想着名利,让自己看看书,写写字,安静下来,于身,于心,相信都是最好的归属。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孤清,或许会闻到一丝沧寒的味道,然,生命的情感色彩,却是可以自己来慢慢修整添满。一笔胭脂色,一砚丹青,一切能顺应于自然,都是最美的陪伴。这世间,心灵最好的港湾,是丰富中升华至安宁,于山长水远下,细细品味,莫过悦人不如悦己,花月静好。

每天,习惯早醒,给自己两个小时的空间,通常会练习一下毛笔或书写一段文字。喜欢这早晨只属于自己的两个多小时,抛开喧嚣,没有人打扰,很安静。一个人的字,写旧了,写薄了,回头看时,都是岁月给予的情味,这种情味就如此时的美好秋日,花草收敛了,不若张扬,舒适而清欢,蕴涵季节带来的厚重。正如雪小禅所言:“每个写作者都需要有一定的孤独——这是好文字必要的质地。”

人生,你一定要一种自己喜欢到骨子里的情趣,这种情趣是一种精神层次上的安顿,和他人无关,你无需惊天动地去演绎,它是你面对自己最从容的一种姿态,让你活得充实而充溢着内涵。

时光的洪流,山水相逢万千,世事无常,人情寡薄,在未知的路上,我们不知下一站会什么时候停,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世,各种诱惑穿梭左右,一个人,若做到修花剪枝的习惯,内心自会保持一份平淡的小欢喜。

我爱书,爱文字,更爱世俗,爱这生活的琐碎,它是生存的根本,只需从平凡中去体味,体味日出日落,体味听雨听风,而后从俗尘里去感之生命活着的美好,日子就多一份自在而踏实。

人生如书,是大量阅读后的删繁就简,取其精华,抵达初心之路,是佛性的慈悲,是从容,是一份淡中的恬静。

童年童趣的名家散文700字

“妈妈,这个东西不知道叫什么,我从来没吃过,可好吃啦,你快尝尝!”3岁的女儿一边热切地说着她的新发现,一边用稚嫩的小手麻利地解开缠在那个东西上一圈一圈的马莲绳。那动作有板有眼,速度俨然已是一位老手,我不禁为之惊叹,再看看她嘴角两边星星点点的江米粒,我马上有了答案。这个贪吃的小家伙,显然无法抵挡美味的诱惑已经消灭了好几个这个东西了。

女儿笑眯眯地将那个东西送到我面前:“妈妈,快尝尝这个东西,奶奶包的,可香啦!” 我接过这个东西,那根青绿的衣带已被女儿解开,一身墨绿色衣衫已被剥散,露出了丰盈饱满的粒粒江米紧紧抱成一团的小身体,这个白色的小身体坚挺地站成一个棱角分明的三角形,泛着出微微的黄,闪着油油的亮,溢着淡淡的香。

“粽子,宝宝,这个东西叫粽子。”

“粽子”

“对,明天就是端午节啦!”

……

“妈,明天就是端午节啦!早上千万别忘了叫醒我啊,我要和哥哥一起上山采艾蒿!”小时候的我总会在端午节的前一晚一遍遍地和妈妈重复着这个重要的嘱托。

这个时候的母亲多半是在洗粽叶、浸江米。母亲将一片片粽叶,两面清洗干净,整齐地摆放在大木盆中,用水浸着备用。那精心挑选的粽叶在水中浸泡后,翠绿欲滴,经络清晰,发亮透明。细长白嫩的江米经母亲仔细淘洗,放进盆里浸泡后更是粒粒饱满丰盈,晶莹亮泽。(江米,我们北方称糯米为江米)大枣、葡糖干、小豆、花生也会被母亲一并洗净,新鲜的瘦肉切成大小合适的细长条,用调料腌好,做馅备用。还带着幽幽天然芳香的马莲叶用水浸透,舒展着细长的身腰用来做包粽子的绳子。

母亲做好这所有的准备后,从我家的窗子已经可以看到远处山脚下的火把开始攒动了。已经接近凌晨了,大家都想最早地采取到端午节的第一把艾蒿,以自己的勤劳招纳百福,行好运。凌晨四五点,年幼的我和哥哥姐姐们会兴匆匆地赶在太阳出来前去山上采艾蒿。踏着青草踩着朝露,寻觅着艾蒿的影踪,每采到一根艾蒿总会让年幼的我们无比地兴奋雀跃。用太阳出来前的露水洗脸也是我们必做的一件大事,大人们说这样露水可以带来一年的好运。于是我们争相地采集着每一滴露水,尽管这样的露水是洗不净脸的,但我们完全不在乎。艾蒿一定是我们在太阳出来前采回家的,把艾蒿挂在门前、檐下,据说可以避邪,驱瘴,保佑家人平安健康。再掐下一段插在发间,余下的编成绳索,那奇特芳香,可驱蚊蝇、虫蚁。那时,年长的哥哥姐姐,还会从山上挖回野生的白芍药花,野生的橙色土豆花,连根带土的种在自己的菜园里。艾蒿独特的清香,白芍药的清雅,橙土豆花风姿从葱茏的菜园中盈盈而出,我常常会看得出神。

“吃粽子啦!吃粽子啦!”母亲一边召唤着我们,一边麻利地包着余下的粽子。

母亲娴熟地卷粽叶,加米,放红枣、葡萄干。粽叶在她手里翻转,舞动,马莲绳一圈圈的旋转,一会儿一个亭亭玉立的三角形粽子便诞生了!母亲包的粽子不似南方粽子形状多样,她包的粽子总是和北方人一样简单明了、棱角分明的三角形,从不改变。尽管母亲包的粽子馅荤素俱全,但红枣粽子始终是主角,在母亲“枣粽”——“早中”状元的传承说法下,我们每个孩子在端午节吃枣粽的就成了头等大事。一层一层剥开已煮成墨绿色的粽叶,掺红枣的糯米便露了出来,蘸一点点白糖,轻轻地咬上一小口,清香淡雅,软糯滑腻,再配上一杯清润素朴的茶,沁着空气里粽叶和艾草满满的清香,那首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便在耳边回荡开来。

端午早晨,母亲还会将阴历五月初一那天的鸡蛋煮熟在我们的肚皮上滚几圈,然后剥皮让我们吃下,说这样我们以后就不会肚子疼。母亲坚持这样的说法,我们也乐于与她嬉戏。

挂彩色葫芦也是这天我们争先恐后做的事,红黄绿,粉蓝紫,家家门上都挂着五颜六色的纸葫芦,既是装点节日的喜庆,更象征着辟邪、去瘟灾,为家人增福禄。因葫芦有“福禄”之意,在这天更寓意着收集福气,万代绵长。

香囊、五彩线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端午节这天互相炫耀的重要配饰。各种彩色的细线分别剪成相同长度的几段,合在一起后搓一搓,对折,再搓,再对折,母亲变戏法般呈现出麻花状漂亮的五彩绳,然后系在我们的手腕和脚腕上。系线时,我们是绝对被禁忌开口说话的,因为那样会很不吉利。五彩线绝不能任意折断或丢弃,只能在第一场大雨时,抛到河里,意味着让河水将瘟疫、疾病冲走。颈上的香囊是我们尤为钟爱之物,彩色丝布裹进芳香开窍的中草药,再以五色丝线弦扣成索,结成一串,形形色色,玲珑夺目。小小的香囊四溢着纯正的草药香气,五彩的丝布点缀在胸前,更寓意着避邪、祛病、消灾、强身。

……

“妈妈,为什么明天要过端午节?”女儿那十万个为什么的小脑袋又开始快速运作了。

“因为是我们国家的传统节日,纪念屈原。”我做了一个大众式的回答。

“为什么要纪念过年?”

哦!我的天哪!我可爱的3岁小女儿,看来是时候把我童年的端午节复制粘贴给你了!

习幕是什么意思 沈复《童趣》

“习幕”其实是两个词,“习”是一个动词,意思是学习。“幕”就是一个名词,意思是幕僚。官职名,意思是在古代称将军幕府中参谋、书记等,后泛指文武官署中佐助人员(一般指有官职的)。

由于设于幄幕中,所以又叫“幕府”,而统帅左右的僚属,也因之被称为“幕僚”、“幕职”。

《童趣》是清代文学家沈复创作的一篇散文。全文可分为两部分。第一段为第一部分,总写童年视觉敏锐,喜欢细致地观察事物,常有意想不到的乐趣。

第二段至篇末为第二部分,具体写童年观察景物的奇趣。这篇散文表现了作者儿时富于想象、幻想的一段趣事,文字朴素自然,情感真挚,语言生动。

扩展资料

这篇散文追忆了童年富有情趣的生活,表达了童年生活的乐趣。全文可分为两部分。

第一段为第一部分,总写童年视觉敏锐,喜欢细致地观察事物,常有意想不到的乐趣。先说作者儿时视力极好,然后点明文章主旨。犹言两眼能经受强光刺激;言视力极佳,极细小之物也看得一清二楚。有如此好的视力。这是总提,仅用三十二字,行文简洁可见。

第二段至篇末为第二部分,具体写童年观察景物的奇趣。浮想联翩,道出审美情趣。先写夏蚊成雷,人不堪其苦,而年幼的作者又异想天开,将它想象成群鹤舞于空中的动人图景,并且看得人了迷。

随后他又联想到曾经见过的鹤唳云端的图景,于是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结果是他真的见到了这样的图景。这是一幅凭借想象而“放大”了的图景,它表现了一个孩子幼稚心灵中自发的审美意识。

在二、三两段中,作者还用想象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他把花园里花台上的丛草想象成树林,把虫蚊想象成野兽,把高出的小土块想象成丘陵,把低陷处想象成山沟,这使他有了一个自由而广阔的天地,可以饱览“大自然”的风光。

在虫斗一节中,作者在入神之际,不料被一个“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将两兽吞人腹中。待作者清醒之时,才发现那个“庞然大物”不过是一只癞蛤蟆。

他懊恨之极,用鞭子抽打癞蛤蟆。从“驱之别院”一举来看,主要原因是它破坏了自己的审美情趣。作者用“物外之趣”一语统摄以上二事,意在说明他幼时已经有自发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

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童趣

关于童趣名家散文和儿童文学的童趣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收藏
分享
海报
19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