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家 正文

「名家解读王熙凤」王熙凤人物解读

2022-11-21 14:32:05 11
admin

今天给各位分享名家解读王熙凤的知识,其中也会对王熙凤人物解读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名人对王熙凤的评价

1、冷子兴: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2、周瑞家的: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

3、宝玉听说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一个月的事,管必妥当。

4、兴儿: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

5、秦可卿: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

红楼梦中各人物对王熙凤评价的句子

1、兴儿

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

2、李纨

真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

3、说书的女艺人

“奶奶好刚口。”“刚口”是指口才。

4、周瑞家的

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

5、贾珍

越发历练老成了。

6、秦可卿

婶婶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

扩展资料:

红楼梦人物简介:

1、史湘云

金陵十二钗之五,来自四大家族之史家,是贾母的侄孙女。自幼父母双亡,在家一点儿也作不得主,不时还要三更半夜做针线活儿。她心直口快,开朗豪爽,心怀坦荡,从未把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她后来嫁了如意郎君,可惜夫婿痨病而死,她立志守寡,也就很苦。

2、王夫人

王夫人是中文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之一,是故事主角贾宝玉和十二钗之一的皇妃贾元春之母,贾政之妻,是荣国府掌权管事的家长之一。

3、贾探春

金陵十二钗之四,贾政与赵姨娘所生,贾府三小姐。她精明能干,个性刚烈,有“玫瑰花”之诨名。抄检大观园时,她当众扇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她对贾府的危局颇有感触,用兴利除弊的改革来挽救。改革虽成功,但无济大事,后远嫁海南。

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王熙凤

解读王熙凤

王熙凤是贾家的当家人,她不仅打理荣国府的一切事务,书中还重点写了她打理宁国府的情节。应该说王熙凤是一个很有治家理事才能的人,事实上王熙凤影射明末著名权臣宦官魏忠贤。魏忠贤生于1568年(隆庆二年),卒于1627年(天启七年)。魏忠贤是直隶肃宁人,这个地方出了很多太监。魏忠贤家里贫困,爱赌博,经常混迹街头。1689年21岁的魏忠贤赌博输了,于是他就自己阉割了自己。由于早就认识宫中的太监,他就进宫也当了一名太监,主要负责照顾天启帝,很得天启帝的赏识。1620年天启帝即位后,魏忠贤掌握了大权,直到1627年自杀。事实上魏忠贤就掌管朝政大权仅仅7年,魏忠贤掌权时的权势非常大。看原文(第3回):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黛玉连忙起身接见。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黛玉正不知以何称呼,只见众姊妹都忙告诉他道:“这是琏嫂子。”黛玉虽不识,也曾听见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王熙凤。

王熙凤的出场就非同一般,在林黛玉看来是“放诞无礼”的,魏忠贤掌权之时,势焰熏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看一下王熙凤的穿着,“金丝八宝攒珠髻”、“朝阳五凤挂珠钗”、“赤金盘螭璎珞圈”、“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翡翠撒花洋绉裙”等这些衣物装饰都是皇帝级别的人才能用的,王熙凤的穿着是贾府里面最豪华的。魏忠贤当时人称“九千岁”,有的人甚至称“九千九百岁”,几乎等同于天启帝。王熙凤为什么被称为“泼皮破落户儿”、“辣子”,魏忠贤以前就是街头混混一类的人,而且言辞佞利,嬉皮笑脸,语言粗俗泼辣。在《红楼梦》中王熙凤也非常能开玩笑,语言也很泼辣。王熙凤被当做男儿教养,但是王熙凤识字不多,看原文(第28回):

见宝玉来了,笑道:“你来的好。进来,进来,替我写几个字儿。”宝玉只得跟了进来。到了屋里,凤姐命人取过笔砚纸来,向宝玉道:“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宝玉道:“这算什么?又不是帐,又不是礼物,怎么个写法?”凤姐儿道:“你只管写上,横竖我自己明白就罢了。”宝玉听说只得写了。

王熙凤应该受过教育,但是很明显识字不多,再看原文(第42回):

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

这里再次说明了王熙凤不识字,魏忠贤虽然权势熏天,但是识字不多,基本上是文盲。但是魏忠贤掌权后,任用王体乾和李永贞等人,最后也识一些字。看原文(第74回):

凤姐因当家理事,每每看开帖并帐目,也颇识得几个字了。便看那帖子是大红双喜笺帖,上面写道:“上月你来家后,父母已觉察你我之意。但姑娘未出阁,尚不能完你我之心愿。若园内可以相见,你可托张妈给一信息。若得在园内一见,倒比来家得说话。千万,千万。再所赐香袋二个,今已查收外,特寄香珠一串,略表我心。千万收好。表弟潘又安拜具。”凤姐看罢,不怒而反乐。别人并不识字。王家的素日并不知道他姑表姊弟有这一节风流故事,见了这鞋袜,心内已是有些毛病,又见有一红帖,凤姐又看着笑,他便说道:“必是他们胡写的帐目,不成个字,所以奶奶见笑。”凤姐笑道:“正是这个帐竟算不过来。你是司棋的老娘,他的表弟也该姓王,怎么又姓潘呢?”王善保家的见问的奇怪,只得勉强告道:“司棋的姑妈给了潘家,所以他姑表兄弟姓潘。上次逃走了的潘又安就是他表弟。”凤姐笑道:“这就是了。”因道:“我念给你听听。”说着从头念了一遍,大家都唬了一跳。

这里王熙凤已经认识字了,不仅识字,还能念出来,而王熙凤身边的人不识字。魏忠贤一开始目不识丁,后来也认得不少字,书文也不错,魏忠贤确实是个可塑之才,主要是因为魏忠贤能识别人才,看原文(第27回):

凤姐又道:“这一个丫头就好。方才两遭,说话虽不多,听那口声就简断。”说着又向红玉笑道:“你明儿伏侍我去罢。我认你作女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红玉听了,扑哧一笑。凤姐道:“你怎么笑?你说我年轻,比你能大几岁,就作你的妈了?你还作春梦呢!你打听打听,这些人头比你大的大的,赶着我叫妈,我还不理。今儿抬举了你呢!”红玉笑道:“我不是笑这个,我笑奶奶认错了辈数了。我妈是奶奶的女儿,这会子又认我作女儿。”凤姐道:“谁是你妈?”李宫裁笑道:“你原来不认得他?他是林之孝之女。”凤姐听了十分诧异,说道:“哦!原来是他的丫头。”又笑道:“林之孝两口子都是锥子紥不出一声儿来的。我成日家说,他们倒是配就了的一对夫妻,一个天聋,一个地哑。那里承望养出这么个伶俐丫头来!你十几岁了?”

王熙凤已经把林红玉的妈认作干女儿,又要把林红玉认作干女儿。我们知道魏忠贤掌权时也认了不少义子,比如五虎、五彪、 十狗 、 十孩儿 、 四十孙 等。很多比王熙凤年龄大的人把王熙凤认作干妈,王熙凤不理。当时很多官员都把魏忠贤认作干父,口呼“九千九百岁爷爷”,魏忠贤还左顾右盼,不加理睬。当然王熙凤的理家才能是很强的,看原文(第13回):

这里凤姐儿来至三间一所抱厦内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风俗,不知凤姐如何处治。

王熙凤的心思非常缜密,一眼就看出了宁国府的弊端,那么王熙凤回怎么治理呢,看原文(第14回):

凤姐即命彩明钉造簿册。即时传来升媳妇,兼要家口花名册来查看,又限于明日一早传齐家人媳妇进来听差等语。大概点了一点数目单册,问了来升媳妇几句话,便坐车回家。一宿无话。至次日,卯正二刻便过来了。那宁国府中婆娘媳妇闻得到齐,只见凤姐正与来升媳妇分派,众人不敢擅入,只在窗外听觑。只听凤姐与来升媳妇道:“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由着你们去。再不要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半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治。”说着,便吩咐彩明念花名册,按名一个一个的唤进来看视。一时看完,便又吩咐道:“这二十个分作两班,一班十个,每日在里头单管人客来往倒茶,别的事不用他们管。这二十个也分作两班,每日单管本家亲戚茶饭,别的事也不用他们管。这四十个人也分作两班,单在灵前上香添油,挂幔守灵,供饭供茶,随起举哀,别的事也不与他们相干。这四个人单在内茶房收管杯碟茶器,若少一件,便叫他四个描赔。这四个人单管酒饭器皿,少一件,也是他四个描赔。这八个单管监收祭礼。这八个单管各处灯油,蜡烛,纸札,我总支了来,交与你八个,然后按我的定数再往各处去分派。这三十个每日轮流各处上夜,照管门户,监察火烛,打扫地方。这下剩的按着房屋分开,某人守某处,某处所有桌椅古董起,至于痰盒掸帚,一草一苗,或丢或坏,就和守这处的人算帐描赔。来升家的每日揽总查看,或有偷懒的,赌钱吃酒的,打架拌嘴的,立刻来回我,你有徇情,经我查出,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如今都有定规,以后那一行乱了,只和那一行说话。素日跟我的人,随身自有钟表,不论大小事,我是皆有一定的时辰。横竖你们上房里也有时辰钟。卯正二刻我来点卯,巳正吃早饭,凡有领牌回事的,只在午初刻。戌初烧过黄昏纸,我亲到各处查一遍,回来上夜的交明钥匙。第二日仍是卯正二刻过来。说不得咱们大家辛苦这几日罢,事完了,你们家大爷自然赏你们。”说罢,又吩咐按数发与茶叶,油烛,鸡毛掸子,笤帚等物。一面又搬取家伙:桌围,椅搭,坐褥,毡席,痰盒,脚踏之类。一面交发,一面提笔登记,某人管某处,某人领某物,开得十分清楚。众人领了去,也都有了投奔,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剩下的苦差没个招揽。各房中也不能趁乱失迷东西。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一个正摆茶,又去端饭,正陪举哀,又顾接客。如这些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次日一概都蠲了。凤姐儿见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

协理宁国府显示出王熙凤极强的治家理事的才能,首先清点人口,然后分配任务,制定规则,最重要的是王熙凤很有时间观念。虽然历史上对魏忠贤评价不高,客观上来说魏忠贤对明朝是有贡献的。因为明朝末年,皇帝的权力基本上被架空,整个朝政处于“党争”状态。主要的党就有东林党、齐党、楚党、浙党等。皇帝对这些官员无法协调,没有可用之人。这时候宦官就成为了皇帝的代言人,实施皇帝的旨意。天启帝即位时15岁,驾崩时仅22岁。魏忠贤实际上替天启帝管理朝政,魏忠贤建设了关宁锦防线,启用了孙承宗、袁崇焕、赵率教等人,使得东北局势好转。同时征收矿税,减轻了平民的负担,从盐、铁、丝、茶上收到了很多税,内库有一千多万辆银子。魏忠贤擅长骑马,左右手都能开弓射箭,还在宫内演练火器,训练内操军。总体来说魏忠贤的能力很强,1627年魏忠贤被16岁的崇祯帝逼迫自杀后,大明就江河日下了。东林党裁撤了驿站,加重了农税,导致农民起义,最后大明灭亡了。书中很早就提示了魏忠贤,看原文(第1回):

空空道人遂向石头说道:“石兄,你这一段故事,据你自己说有些趣味,故编写在此,意欲问世传奇。据我看来,第一件,无朝代年纪可考;第二件,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其中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我纵抄去,恐世人不爱看呢。”

《红楼梦》中大量使用了反语,这里说没有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恰恰说明有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大“贤”大“忠”包含了魏忠贤的名字,其实指的就是魏忠贤。再来看魏忠贤的判词,看原文(第5回):

后面便是一片冰山,上面有一只雌凤。其判曰: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这里冰山影射魏忠贤,冰山一般指权势很大的官员。《开元天宝遗事》:“杨国忠权倾天下,四方之士,争诣其门。进士张彖者,陕州人也,力学有大名,志气高大,未尝低折於人。人有劝彖令修谒国忠,可图显荣。彖曰:‘尔辈以谓杨公之势,倚靠如泰山,以吾所见,乃冰山也,或皎日大明之际,则此山当误人尔。’后果如其言。”这里说杨国忠虽然权势很大,但是遇到太阳的时候就会破灭。而魏忠贤也是如此,一旦没有皇帝的支持,瞬间就灰飞烟灭。魏忠贤死后,大学者张岱(1597年—1679年)写了一本戏曲《冰山记》,讲述魏忠贤与东林党的事情,这部戏非常受欢迎。雌凤也指的是魏忠贤,凤凰连用,凤指雄性,凰指雌性,所以才有“凤求凰”。这里特意强调“雌凤”其实意思是魏忠贤不男不女,魏忠贤本来是男人,阉割之后就成不男不女的人了。“凡”“鸟”二字组成了“凤”字,指魏忠贤,可惜偏偏生于大明末世,魏忠贤这个人治国理家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比东林党高明得多。崇祯帝逼死魏忠贤是个错误,事实上魏忠贤死了以后,崇祯帝仍然任用宦官,最后明朝灭亡时陪在崇祯帝身边的也只有宦官。“一从二令三人木”化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王熙凤最后会被休掉,而且去了金陵,这里的金陵并非地名,而是指皇家陵墓。魏忠贤被崇祯帝罢黜后,被发配去凤阳守皇陵,在路上魏忠贤领着大批随从,拉着很多车辆。崇祯帝听说之后,命令锦衣卫去捉拿。宦官李永贞密报魏忠贤,魏忠贤与李朝钦在阜城南关客氏旅店喝酒至五更,两人一起上吊自杀了。尸体被崇祯帝肢解,头颅被悬挂示众,确实是更加悲哀。再看原文(第5回):

〖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魏忠贤精明能干,对东林党人算尽机关,最后自己冤死。为大明操碎了心,死后尸体都不得安宁。魏忠贤一度享尽荣华富贵,最后家破人亡。操心半世,最终不过是三更一梦,魏忠贤是在五更自杀的。魏忠贤死后,农民起义迅速爆发,大明处于大厦将倾油灯将尽的态势。魏忠贤乐极生悲,而明朝也走向灭亡,人世间的事情有时候确实很难说清楚。总之魏忠贤和大明都不幸。

总结一下,王熙凤影射明末权臣宦官魏忠贤,用《红楼梦》中的一个字评价王熙凤——威。

学者对王熙凤的评价文字有哪些

红楼梦》中王熙凤这个艺术形象具有丰富性和复杂性,《红楼梦》问世以来,在红学史上,对王熙凤的各种评语也是非常多的,认为她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把王熙凤叫做“女曹操”,称之为“胭脂虎”,就是母老虎。在许多评论中,就是“恨王熙凤,骂王熙凤,不见王熙凤想王熙凤”,这恐怕是每一个《红楼梦》偏爱者都会有的一种感受。

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当中的地位相当重要,可以说这个形象具有独特性。她有一种支柱作用,一种艺术结构上的、艺术机体意义上的一种聚焦的作用,或者说是一种辐射的作用。因为《红楼梦》不仅是写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爱情婚姻,作者还写了这个大家族中四百多个人物。如果没有了王熙凤,那么《红楼梦》的结果会如何。可以说,如果把贾府中长幼、尊卑、亲疏、嫡庶、主奴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比作一张网的话,那么王熙凤这个人物就处在一个相对中心的位置上。从而突出了这一人物形象的独特性,她要同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所谓上有三层公婆,中有无数叔嫂妯娌兄弟姐妹以至姨娘婢妾,下层有一大群管家陪房奴仆丫环小厮等等。王熙凤同其中任何一个人物或者联结、或者矛盾、或者又联结又矛盾的这样的关系,都是某一种社会关系的反映。按说王熙凤在整个贾府当中,她的辈份是很低的,她是孙子媳妇,那么为什么像王熙凤这样一个人物能够来当家呢?这个原因,或者说是多种矛盾发展的结果。她有娘家“金陵王”的背景,她有贾母的靠山,有邢王二夫人矛盾的牵制,当然还有她本人才干欲望的主观条件。同时也就把王熙凤推到了火山口上,成了众矢之的,众多旧矛盾的结果又成了新矛盾的导因。她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物形象!可以说,在王熙凤身上概括了各种各样的矛盾,一种家长理短的那种家务事,所谓叔嫂斗法、妇姑勃溪之类,不是那样的。因为在中国封建的宗法社会里,家国是同构的,历来一脉相通,家是国的一种简化的形式。封建帝王“家天下”内的权势消长、朋党倾轧、派系争斗,它的雏形,它的胚胎都可以在家族里面看到。所以从那个王熙凤,以她为焦点的,或者说她幅射出去的种种矛盾,就是给人一种纵深感,不能够就事论事的看成是一种家族的矛盾。以王熙凤这个艺术形象所能包容的社会生活的广阔程度来说,也是其他形象难以企及的,比如,放债生息这样一个细节。王熙凤是把那个月钱拿出来去放高利贷,小说里面不只一次的写到,平儿说过,“每年少说也得翻出一千银子来”,连数目都很具体。这样的经济细节放在别的人物身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说老爷太太不会做这种事,不屑做这种事,姑娘小姐她们根本不理财,那么只有王熙凤能够承担。所以王熙凤这个形象的社会触角是最长的,可以越出贾府的门墙,可以伸向官府,可以伸向佛门,可以伸向宫廷等,也就是说从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广度来说,王熙凤这个艺术形象是不可代替的、不可缺少的。如果少了王熙凤,《红楼梦》在它反映生活的深广度方面,就要受到极大的削弱,甚至就不成其为《红楼梦》。

王熙凤的“辣手”在更多的情况更多场合表现为逞威弄权、滥施刑罚。这方面《红楼梦》里面有很多描写,她素常惩治丫头的办法怎么样呀,说这个“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底下,茶饭不给”,“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当她发现为贾琏望风的小丫头,喝命“拿绳子鞭子,把那眼睛没有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而且威吓她要用烧红的烙铁烙嘴,要用刀子来割肉,而且当即就拔下那个簪子来戳小丫头的嘴,这种簪子叫做香闺刑具,戳人是很疼的,扬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小丫头立刻两腮紫胀;另外你看在清虚观的时候,一个小道士,那真是一个小孩子,无意中冒撞到王熙凤身上,王熙凤扬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小道士都站不住。这种地方,王熙凤的出手之重、之狠、之快,是名副其实的“辣手”了,在贾府的主子里面,像这样亲自出手的人并不多见。在下人的眼里,像那些小丫头小厮小道士的眼里,真是吓得心惊胆颤,这个时候王熙凤确实像一个恶魔,怪不得有些奴仆在背后诅咒她,说她是“阎王婆”,说她是“夜叉星”,那么在这个时候,所谓的“杀伐决断”就有一股森然的冷气,真是叫人不寒而栗。

在这里还可以举出有名的“弄权铁槛寺”。这个情节,老尼求王熙凤办这件事,王熙凤有一句很著名的话,人们也常常引用的,就是王熙凤说我是“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这句话大家经常引用,而且有的人据此认为王熙凤不迷信。的确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很有气概,就是鬼神难挡,有这样的气魄,只可惜这种气魄用在了邪恶的方面。在这里,并不是说王熙凤不迷信,王熙凤也像一般的妇女一样,她也供瘟神,给女儿起名求福祉,并不说明她不迷信,是说明她不虔诚,没有顾忌,毫无顾忌,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不计后果,所以在这个地方点明了,她是“弄权”,如果说,“协理宁国府”时是“用权”,那么,这里就是“弄权”。“铁槛寺”这一段说她玩弄权术,她府内府外,勾结官府,倚仗权势,在府里欺瞒长上,假借贾琏名义,神不知鬼不觉做成这样一种肮脏交易,贾琏并不知道。如果说“协理宁国府”的时候是“用权”,权在威随,威重令行,那么在这里就是“弄权”,就是玩弄权术于股掌之上,假权营私。所以这个是不一样的,小说里头还点明自此王熙凤胆识愈壮,更加恣意作为起来。可见“弄权”一节正是让人们领教王熙凤手段的一个“案例”。她这个辣手到了赶尽杀绝,不留后路的地步。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王熙凤和其他的妇女,和王夫人比起来,她没有什么“妇人之仁”,没有什么“恻隐之心”,她作了事以后,从来不后悔,而且她要斩草除根,如果我们没有忘记的话,贾雨村对于知道自己底细的门子,最后是把他远远的充发了;那么王熙凤对那个落有把柄的张华父子,最后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治死。从这种地方,我们可以充分领教王熙凤手段之辣,这一点在别的人身上是感受不到的。“辣手”常常是形之于外的,机心则深藏于内,当然这两者是有联系的,尽管“机心”深藏于内,但同样有迹可循。人们常常说王熙凤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是形容她的心计之多,机变之速。可以从王熙凤的日常的表现来看。王熙凤日常的处人当中常常也有利害的权衡、得失的算计。有一次,为了大观园诗社的费用,王熙凤李纨姐妹在那里说笑,因为这个诗社要有点花销,王熙凤就笑李纨:“亏你还是大嫂子呢!”她就算“你一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又有个小子,足足又添了十两,---年中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通共算起来,一年也有四五百银子。”“这会子你怕花钱,调唆她们来闹我--”,就说了一大堆的话,李纨就回她“你们听听,我说了一句,她就说了这么一车的话--”,“天下人都被你算计去了!”李纨的这句话虽然也是带些玩笑的性质,其实对王熙凤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评语,她说“天下人都被你算计去了”。王熙凤的克扣月钱放债生息,不单是把下人的钱拿来克扣,她连老太太和太太的都敢挪用,都先克扣住不发,而且即便是“十两八两零碎”她也要把它攒到一起放出去。所以李纨说她“专会打算盘分斤拨两”,一点没有冤枉她。王夫人屋里的金钏投井以后,丫鬟名额出缺,王熙凤作为管家,这个名额迟迟不补,为什么?她说等着人送礼送够了,因为很多人看上这个缺,觉得这是一个“巧宗儿”,大家都要来谋这个差事,王熙凤就拖着,等大家送礼送足了才补。诸如此类的事很多,“大闹宁国府”的时候还不忘记向尤氏要五百两银子,其实她打点只用了三百两,要了五百两,她又赚了二百两。王熙凤的算计之精、聚敛之酷,是出了名的,连她自己也都知道,她跟平儿说:“我的名声不好,再放一年(放是放高利贷),都要生吃了我呢。”可见王熙凤的放债、王熙凤的聚敛,那是出了名的。这是她的算计,她的心机用在这方面,其实王熙凤的机心固然是用于聚钱敛财,但是更体现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她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她的心机深细、谋略周密,有更加精彩的表演.

名家解读王熙凤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王熙凤人物解读、名家解读王熙凤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收藏
分享
海报
11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