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爱艺网
仁者乐艺,己亥大吉(王卫军题)
  首页  |  艺界资讯  |  书法家  |  画家  |  书画家  |  画廊  |  山水画家  |  交易论坛  |  收藏  | 名家题字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机构:院校 | 书画院 | 美术馆 | 博物馆 | 团体协会 | 拍卖公司 | 报刊杂志 | 将军书法 | 画廊黄页 | 万年历 | 江苏省美协会员网 | artyi@126.com |
位置:中国爱艺网>>艺界资讯>>绣花枕头--管峻书法新作断想
绣花枕头--管峻书法新作断想
作者:  来源:雅风传习  点击数:1620  2020-06-27  字号: T|T

绣花枕头--管峻书法新作断想
作 者:长安居
管峻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登上书坛,初以苏州老书家瓦翁书风的小楷作品面世,90年代后期又以略似于褚遂良楷书风格的中楷作品成名。管峻的这一中楷书风,由此成为了他书法创作的一块招牌,在近20年来日益走红。 

新时期以降的南京书坛新锐辈出,将青年时代的管峻与其年纪仿佛的书家相比,他并不出跳,如比创作才华的英发,他远远比不上刘灿铭、潘敏钟;如比学识修养的深沉,他又远远比不上周祥林曹军;即便比笔墨功夫的扎实周到,他与金丹何尝不是云泥之别。管峻青年时代的书法在南京书坛非常像一块“鸡肋”,即如果把管峻的书法评价的一无是处,无疑有欠公允。可是,在一个才子扎堆的江南文化重镇,管峻青年时代书法创作的优长与同龄才人相比是什么、有什么?也实在很难进行准确的提炼和归纳。故以“鸡肋”一说,来形容管峻青年时代的书法,大抵略有是处。 

徐文长有一则非常著名的论书语,“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必非高书。然此言亦可与知者道,难于俗人言也”。确实如此,无论哪一个门类的艺术创作,当真正走入创作的高境之后,就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的。以当代书法创作为例,王镛、沃兴华两位书家的创作,在专业领域是公认的“一号“人物,但他们的书法在决大数人的眼中则是“不堪入眼”的“丑书”。用王、沃二人的书作来举例,可称是一个最好的明证。在近20年以来,人到中年的管峻之所以在当代书坛闪亮起来,而今更能继王镛之后,执掌国家“部属”中国书法院的“大印”,无非是当代书坛整体的审美风气“日俗于一日”的结果。管峻这一“鸡肋”型的书法(固非如“二田”兄弟一般的恶俗之书,却又非真正意义上可以彰显艺术、时代精神的学术型书法),在这种“媚俗”的书法大环境中,俨然如鱼得水,迅乎蓬勃地生长流布开来,并进而成为了代表当代书法审美走向的一种主流形态,这在当代书法而言,是为一幕最大的悲剧。可以这么说,管峻的书风能大面积的被当代社会广泛肯定、认同、接受、追捧,就是当代书法创作、审美精神共同堕落的一个可耻标记。 

细审代表管峻书法“看家”本领的楷书作品,既无技术含量,更无文化内涵。最多最多属于旧时代的“录事”字(写字匠)。这件作品中的“许”字,又被管峻写错。“许,从言,午声”。所以“许”字“午”部的撇画,不能“艺术”处理为“一点”,写成“一点”就是错字。 

尽管管峻以他的“鸡肋”型书法作品在上世纪末的全国第七届书法展就获得过“全国奖”,但在当年书坛的专业领域,管峻的书法从来都不是大家讨论的对象,盖其书法至多“有手无心”,没有思想容量故也。同时,管峻的文化修养一向是肤浅简陋的,在20年前就有书法界的朋友于报端著文批评他其时的书法作品中错字、落字等现象严重,谬误百出,贻笑大方。令人感到遗憾的是,20年过去了,今日之管峻的书法名气声震海内了,书坛地位也使人作仰视状了,但他的文化、艺术水准不仅未获些许进步,若同他的书坛名气、地位相较,两者则都是呈负数式的反向增长,管峻今天表现出的不堪,正是“绣花枕头一包草”,足为当代书坛又一天大的笑料,令人喷饭,又令人悲凉。 

近日,宣和美术馆的微信公众号,在网络中相继推出“墨华”书法联展中诸家作品的个人作品链接,进行联展前的预热宣传。在此联展中,管峻的名字也赫然在列,在管峻个人作品的专题链接中,他向公众仅仅展示了四件作品,作品虽少,却可以目为能代表他近期书法创作水准的用意之作,这是基于这类高水平的联展,从某种程度讲,无异于联展中各个作者间在相互“打擂台”,凡属联展作者,没有人愿意以应酬之作示人,被联展同行们的用心之作“比”下去,所以就管峻的这四件书法新作来作为示例,对之批评,应该具备公平性和公信力。 

在“墨华”书法联展管峻的个人作品专题链接中,管峻展示的四件作品,三件作品中见有惊人的文字硬伤,目测管峻作品中呈现出的这些低级常识性文字硬伤,管峻的文化水准几可用“半文盲“来评价,这决不是在刻意贬损管峻,而是用具体作品为依据的以事实“说话”。比如在管峻的楷书四条屏“陶渊明《饮酒》诗五首”一作中: 
第一条屏第二行的“响”字,其下部应作“音”。 

第二条屏第一行的“何事’立空言’ ”应作“空立言”。第二行的“饑”应作“飢”(注:管峻此作之第四条屏第三行的“饑”同应作“飢”)。查阅《说文解字》可知,“饑、飢”二字其字义完全不同。《说文》曰:1、饑,谷不熟为饑。从食,幾声。2、飢,饿也。从食,几声。管峻此四条屏之陶渊明《饮酒》诗中的“饥”全作饥饿解,故而全应写作“飢”。 

第三条屏第二行的“秋”字,右部繁笔写法应写作“龟”,管峻将“龟”写为了“黾”。第三行的“一觞“聊独进’ ”应作“虽独尽”,第四行“归鸟’趣林鸣’ ”应作“趋林鸣”。 

第四条屏第二行的“中涂”应作“中途”,我当然知道“涂”与“途”在篆书字法中可以通假,然楷书中的“途”明明摆在那里,管峻非将“中途”写成“中涂”,又有什么必要呢?我不是看轻管峻,他纵然能写一笔漂亮字,但就凭他这三脚猫的文化水准,回到毛笔字的应用时代,他能否胜任一个小小誊写员的工作啊! 

还如,管峻在一件草书手卷中,标题为“杜甫诗三则”,诗不称“首”而称“则”,恕我孤陋寡闻,还是头一回受教。待打开这一手卷端详一过,不禁哑然失笑起来,管峻于此手卷中抄录的第一首诗是杜甫之《瀼西春寒》,第二首是杜甫之《登兖州城楼》,第三首不知为何抄为李白之《赠孟浩然》,至第四首又抄为钱起之《和万年成少府寓直》了。如此这般,就“文不对题”了嘛!按照管峻的“创见”,这一手卷作品的标题应作“唐诗四则”方才合适。让人大觉意外的是,就是这么四首再普通不过的唐诗,又被管峻抄了个一地鸡毛,惨不忍睹。 

在管峻抄录的第一首《瀼西春寒》中,第一句“水色’涵’群动”的“涵”应作“含”,尽管王铎草书杜诗手卷中也写作“涵”,此为王铎的笔误,管峻无须照抄。第二句“朝光切太虚”的“太”,草法作此,未知出于何处?第六行“猿挂时想学”中的“学”,其草法纯属管峻杜撰,可知管峻也想成为当代“仓颉”啊!最荒唐的是,这首五律最末两句“瞿唐春欲至,定卜瀼西居”,管峻竟然落写,他浅学到连律诗应为几句都搞不清楚,我评其是一个“半文盲”,确属恰如其分啊! 

第二首《登兖州城楼》,第二行之“南楼纵目初”一句,管峻将“目”误写为“日”,“初”字草法大谬;第五行“孤峰秦碑在”的“孤峰”应作“孤嶂”。 

第三首《赠孟浩然》,首句“我爱孟夫子”中的“我“应作“吾”,“红颜弃轩冕”的“冕”草法谬误。 
第四首《和万年成少府寓直》,首句“赤县清秋夜”的“清秋”应作“新秋”,第四行“钟声自仙掖”中的“掖“草法谬误,“夜色近霜台”中的“夜色”应作“月色”,“孤云带雁来”的“雁”草法谬误,最末一句“应问长卿才”中的“卿”草法谬误,而“才”字因“卿”字草法之误,加之横画的虚笔没有连接,作断开状,此处的“才”怎么读都是“平“字。 

在这件手卷的正文书写中,管峻文化、艺术素养的拙劣一定让我们“大开眼界”了,管峻好像意犹未尽,他在正文之外的款识中又让我们“大开眼界”了一回,如他在款识中引用了唐人虞世南《笔髓论》中的一句话,管峻抄作“放书道之玄妙,必资于神遇”,而这句话应作“故知书道玄妙,必资神遇”,这句话一共十个字,管峻照抄抄错了三处,我觉得管峻岂止是“半文盲”啊?实为一不折不扣的真文盲也。 


管峻在这件作品中充分暴露了他连最普通的“文字学”常识都不具备,一个连“文字学”普通常识都不具备的“文盲”,却可以出任国家最高艺术研究机构中“中国书法院”的院长,这已成一个惊悚的黑色笑话。 
国家最高艺术研究机构中的“中国书法院”、“中国篆刻院”而今都已“沦陷”,一个男士“写字匠”、一个女士“刻字匠”执掌其间,作为我辈瓜众对此无能为力,唯有一声叹息。但是,我坚信后世的艺术史家们一定“铁笔不饶人”,“德不配位”者最终还是混不过去的 

再如,管峻在“鱼吹、燕蹴”隶书联语作品中,共计十四个字,他完全写错了四个字,又写出一个自造的字,他真文盲的本色好似“春光大泄”,一时惹人“惊艳“!如“摇”字的右上方,在隶法中均作“月”形,管峻造为“爪”形,管峻的汉字识、写水平能达到小学生的程度?我深表怀疑。“燕”字的上方,在隶法中通常作“廿”形,经过隶变的民间俗化,也可写作“黄”字上半部分的形状,管峻却敢于“自出机杼”,把“燕“字的“廿”部写作了草字头,他的无知可见一斑。“蹴”字“就”部右侧应作“尤”而非“犬”,在管峻的笔下“尤”、“犬”不辨,又闹出了大笑话。“筵”字在《说文》中的解释是:“筵,竹席也。从竹,延声。”可知“筵”字的“延”部是此字的声旁,不得随意改动,管峻这件隶书中的“筵”字,明显错到爪哇国去了。此外,管峻此作中的“吹“字,隶书可以这么写吗?这么写合理吗?估计以管峻低下的文化水准,即令请其自辩、自解也一定讲不出个理路明白的所以然。对于富有灵性、神性的汉字,管峻是毫无敬畏之心的。 


按照书画界的惯例,这种联展的所有费用,书画家个人都不会自掏腰包,而由展览赞助商买单。书画家通常向展览赞助商回报相应数量的作品,以抵消展览支出的费用。 

这次“墨华”书法联展的赞助商是谁?管峻会用这种“遍体鳞伤”的拙劣之作来回报赞助商吗? 

其实,赞助商在同艺术家的交往、互动的过程中,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因为缺乏专业艺术知识,很容易被书画家暗暗欺负,而展览赞助商吃了书画家的“暗亏”后,通常是“哑巴吃黄连”,难道不是吗? 

就在我写作本文的过程中,江苏书法院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又展示了“墨华”书法联展中管峻的一件小楷作品,我捏着鼻子把他的这件作品从头到尾读过之后,管峻文化水准的“雷人”成数,庶几能与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争美了,这么下去的话,苏士澍“错字大王”的大位有朝一日一定要“禅让”于管峻也。管峻的这件小楷作品,抄录的内容是元人赵孟頫的“论画语”三则,第一则“作画贵有古意……”,管峻没有抄错,非常难得。至于第二则,问题就糗大了,第二则第一句管峻作品中抄录为“宋人画人物远不及唐人甚”,这句话无论如何难以读通,对照赵孟頫的原文,原来这句话应作“宋人画人物不及唐人远甚”。管峻抄错了,是其根本无法读懂一点点儿古文的缘故。第二句管峻抄为“於刻意学唐人……”中的“於”,应作第一人称的“予”。作为国家最高书法学术研究机构的“掌门人”,管峻连“予“为古汉语中的第一人称都一头雾水,着实让人笑掉大牙。最后一则,管峻抄书的无厘头“雷人”状态开始劲爆表现出来了,第一句管峻抄为“吾自少时好画山水……”,检阅赵琦美的《铁网珊瑚》一书即知,这则论画语是赵孟頫为一件花卉作品撰写的跋语,跋语原文是“吾自少好画水仙……”,管峻自作主张把原文的“水仙”易作“山水”,两者诚然都有一个“水”,但毕竟风马牛不相及。还是在这则论画语中,第三行“……而吾意”下,管峻多抄了一个“如”字,第四行“辄欲写其似,若”下,管峻又落抄了“水仙”两个字,管峻是否独憎“水仙”?他抄书凡遇“水仙”二字均作置换或删除处理?这也许只有老天和管峻自己才知道。 

自古以来,书法家要拥有丰富的学识修养属于一个基本常识。古代的书法家,包括“文~格”之前的书法家,自身首先要具有文人资格,而后才是书法家,也就是文人身份是其主体,书法家从属于其文人的主体身份。忆昔吾鲁大学者、书法篆刻大家蒋峻斋先生有训曰:“书法篆刻艺术只是一艘船,而学识修养则是无边无际的海,书法家必须善于在这片知识的海洋中积学储宝,书法篆刻这艘船方可水涨船高,扬帆远行。”峻斋前辈此语,诚过来人的箴言,放诸四海之内观察,有学识修养一流,书法实践三流者;但绝无书法实践一流,而学识修养三流者。书法家之间所得艺术境界高下的较量,说到底是学识修养的较量,一个书法家唯有一边临池不辍,筑基于“字内功”的笔墨功夫;一边又劬学求知,充实于“字外功”的学识修养,使自己的思想逐渐地睿智、开阔、深远起来,以学养艺,探赜所宗,以令个人的精神世界日益丰富,最后乃能臻于书法一艺的高峰高境。 

古来的江南才子属于唐伯虎、祝枝山等,至于近现代则为徐志摩、白蕉等,到了当代,起码要有陈振濂的风仪和才学,方可当得起“江南才子”的徽号呀! 

媒体把管峻吹捧为“江南才子”,他能欣然领受,一方面说明管峻不知“江南才子”为何物,一方面又说明“江南才子”之谓在当下已然大幅度贬值。 

以江南才子管峻为是,可知现今的“江南才子”已成为“文盲”的近义词了 

由蕪文上述的示例可证,以管峻腹中的“文化水”论,他不仅同“书法家”三个字完全搭不上一缕关系,他的所谓“书法”,于文化、于格调,包括笔墨功夫的娴熟度,从某种意义上讲,还远不逮旧时代为机关、衙所等单位雇佣的“写字匠”。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管峻的传统文化基本常识,完全无法与旧时代中一个读过一年私塾的黄口小儿相颉颃,对于传统文化,管峻就是一个文盲。最具讽刺意味的是,上海滩上一位世称文化学者的余大师,在一篇吹捧管峻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我长期研究古代艺术史,几乎没有为任何一个艺术家写过两次评论。但是,对当代书法家管峻却写过多次,今天还要再写。原因是,他的艺术生命仍在不断延续。”(引自余秋雨《管峻书法再序》) 

这位余大师对管峻真是给足了面子,未知当管峻看到余大师如此发噱之语,是不是会感激涕零,以90度大躬躬谢余大师“文化”雨露的恩泽浩荡啊?!依稀记得媒体中曾刊介,这位余大师是管峻人生之路上的大贵人,管峻能成就自己艺术人生中的书法“中~枢”之梦,全赖此余大师的鼎力举荐、提携。只不过,管峻就像一个不争气的“问题”男孩儿,大大有负于余大师的苦心栽培和殷殷期待了。今天在“墨华”书法联展中,管峻用自己“文盲化”的“书法”,狠狠扇了余大师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这一记耳光扇得响亮,余大师一不留神被管峻这个“赝品”书法家打了眼睛的糗事,一定由此为书坛路人皆知;这一记耳光扇得痛快,又实实在在教育了余大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应持的基本操守,对自己不懂的玩意儿,千万不要不懂装懂,自以为是。比如余大师此番就是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当成了“值钱”的宝贝,对外卖力吆喝、卖力推销,结果推销的对象却是个“天字号“的假冒伪劣,余大师今天被无知不学的管峻所累,惹骚气上身,诚乃自作自受、自食苦果。不客气地说,余大师同样也是一个书法“菜鸟”,您老人家既为书法“菜鸟”,就不要强装解人“越位”到书法界来瞎掺和。我十分赞同,书法是附属于文化,但以您“大师”级的文化学者身份,现时还真跨不进书法一艺的入门门槛儿;您当下的“大师”手笔,还真比不上一个训练有素书法少年的普通习作,您就妥妥地高卧在上海滩上,当好您的余大师得嘞! 

大师和管峻可能特有“眼缘”,两个人“对上眼”之后,余大师施惠于管峻的无底线赞词,那可真叫一个酸、麻、肉啊!余大师还曾如此表扬、期许管峻。 

“管峻长年累月地在师法先贤,师法的范围很广,师法的年代也很宽,既得力远古,又采撷历代,走了一条老实而深厚之路。在我看来,多有几个管峻这样的人,多有几支管峻这样的笔,将是中华文化复兴的吉兆。”(转引自许晓迪《管峻:和古人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人民文创微信公众号 2018-12-17) 

我的乖乖!一个管峻已等同于多了一个传统文化常识的文盲,余大师还要呼唤再“多有几支管峻这样的笔”,难道余大师老来染上了一种特殊嗜好?对传统文化的不学无术者眷恋尤深了?若非如此,何以独钟管峻此等“文盲化”的书法家呀?我觉得,余大师上述的愿望假如真的实现了,对中华传统文化怎会是吉兆呢?这分明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大凶之兆嘛!行文至此,我忽然忆及,在近20多年以前,上海学人金文明先生曾著《石破天惊逗秋雨———余秋雨散文文史差错百例考辨》一书,此书专言余大师“文化口红”中的种种低级谬误,这本书曾使大师一时之间在拥趸中减分不少。我又想起来了,大师还曾把胡乱认来的祖宗“余玢”误写为“余珍”,把归隐“致仕”,当作出山做官……大师闹出的这类肤浅笑话不在少数,这与管峻在文化修养上暴露出的浅薄无知的称如出一辙,大师同管峻所以十分投缘,大概正基于此。两人本质上都是同病相怜的文化“病患”,因之一见如旧,“臭味”相投,总归是一路货色而已。 


从某种角度讲,管峻正是在复制范大师的成功之道,他当然深知,以自己的艺术水准在专业书法创作领域很难打开局面,为人信服。 

因之,管峻就别开蹊径,大力在外行名人中拓展自己的“市场”。试想,他假如不去口给交御,干谒文化权贵,余大师、姜笑星等怎会为他点赞捧场?说白了,管峻就是扮清高状,做篾片事,示人以“低调谦抑”,实际上要达到鬻隐求显的目的。几十年的苦心经营,管峻确实“成功”了,于此我辈瓜众焉能不佩服乎? 
清人有名句,“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这句话深合于管峻既有的艺术人生。同时,这又为欲在艺术上渴望“成功”的盆友们指明了一个最有效的努力方向…… 

据说管峻“不会上网,不会打字,不会发短消息,对信息时代的基本技能几乎一窍不通”。管峻还常常感慨“人心浮躁,诱惑重重,真正静下心来深入研究的书家太少,想着‘朝拿毛笔暮成家’的人太多”。(转引自许晓迪《管峻:和古人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人民文创微信公众号 2018-12-17) 

当我们读过这段文字,内心中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凉?把管峻“文盲化”的“书法”,与以上这一描写他的文字相较,我们每个人似乎都要扪心自问,深切自省一下,我们每天在社会上行走,在书坛中混迹,是不是只有变成“双面人”才能“成功”?即说两套话,按照双重标准行事,才是获得“成功”的不二法门。更可怕的,这一“双面人”的行事法则在多数人中,已不觉得这么做有何不妥,若此以往,蔚成的社会大风气就是如管峻这般,公开宣扬的和实际选择的,两相之间内外有别,各自不同。不难想见,管峻但凡稍稍用一点点儿心思,能将自己的心境安静片刻,都不会让自己的书作出现这么多不可思议的谬误。我总以为,一个艺术家在创作中务必要讲就策略,一件作品中的呼应、迂回、强调、隐喻……各种艺术策略的怪招迭出,是一个艺术家卓绝艺术才华的展现。可是,艺术家行事若也一如为艺一样的大讲策略,那自然会距离人的本真本然愈来愈远,最后成为一个连自己也不喜欢的“双面人”。而以追求“真、善、美”为己任的大艺术家,能在“双面人”的人群中产生吗?显见一定不能。 

管峻这几件即将在“墨华”书法联展中亮相的新作,就是当代书坛一个具有总体化和典型性的聚像缩影———浮躁、肤浅、无文、轻薄、媚俗……世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从中国书法院首任院长王镛,到继任院长管峻,两者在书法境界上的反差过于巨大了,中国书法院的学术形象可谓从阳春白雪疾速滑落到下里巴人,这种剧烈反差折射出的真实之相,实际上正是当代书坛的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之相。

  上一篇文章: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我们不欢迎田楷
  下一篇文章: 艺术品金融的发展模式
【相关阅读】    【顶部】【打印】【关闭
澳门非遗博览会及云艺术展举行
为什么说“雅俗共赏”才是书法格调的最高...
长安易居主:管峻书画批评
五六个日本人中,就有一个练书法
“墨采杯”全国青少年儿童书画摄影小品赛...
苏富比纽约网上直播拍卖成交额达3.6亿...
书协换届的思考:从热到冷是必然
第三届“琅琊杯”全国诗书画家精英赛征稿...
疫情下画廊生存调查:老派坚持与求新精神
现代书法难懂展览也难做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网友昵称: (可修改个人昵称)
查看长度 不超过100字节 IP:18.206.238.176
 验证码:
  名家字画                                     更多...
孙晓云-龙腾虎跃 点击查看详细!
作者:孙晓云
名称:龙腾虎跃
规格:34cm*136cm
价格:商议
销售商:南京弘绪画廊
详细进入
方祖岐-海纳百川(有合影) 点击查看详细!
作者:方祖岐
名称:海纳百川(有合
规格:34cm*136cm
价格:商议
销售商:南京弘绪画廊
详细进入
书法家

吕江教授《历代美女图》

画  家
 中国书画
·收藏的书画作品裱还是不裱?
·为何古人爱把字写歪?
 其他画种
·人体画为什么要对着真人模特画?
·梵高的日本缘:藏在他画里的日本元素
 玉器翡翠
·海派玉雕大师疑遭侵权:称前员工花3万...
·浅谈战汉高古玉的不同艺术表达力
 瓷器陶艺
·景德镇古瓷高仿造假,多少收藏家败光身...
·清宫旧藏之“洋珐琅”器物,究竟是广州...
书画家
 铜器佛像
·台北故宫青铜盛宴:罕见商鱼纹盘宗周钟...
·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四只青铜羊
 钱币邮票
·500克银币预计涨过双金属吉祥文化
·70钞错币得权威鉴定评级又涨了
 木器家具
·金丝楠木和黄花梨相比劣势明显
·大藏家王世襄家具的奇幻漂流
 古玩杂件
·探秘神奇地宫 带你看法门寺的千年宝藏
·汉代画像石和画像砖中贵族生活主题图像...
 藏家交流
·王健林:收藏是我人生最成功的投资
·郭庆祥:协会主席书画院长套死收藏家
 
关于我们 使用爱艺 合作加盟 收藏问题 服务认证 建议留言 会员服务 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友情链接 艺术赞助
中国爱艺网版权所有 © 2006-2020 苏ICP备11037570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7001811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