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界资讯|书法家|画家|书画家|画廊|山水画家|美协会员|院校|书画院|美术馆|博物馆|团体协会|拍卖公司|报刊杂志|收藏|万年历|题字|画廊黄页|
  张永军
   http://www.artyi.net/article_362.html
艺术首页 个人简介 作品赏鉴 学术观点 市场行情 预定作品 评论留言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爱艺网>>画家>>张永军学术观点评论文章
 学术观点

 画花、画鸟--为了被忘却的观看
商勇

    我时常自问:撇开文化立场不论,就人类观看方式的革命与演变而言,工笔花鸟画于今日的世界有何意义?就眼下的情形来看,传统的笔墨修为及与之一体的一整套“写”的法则在工笔花鸟画中几乎退场到可以忽略的地步。花鸟画是否只是一种闲适文化的标本,或是一个保留画种?当我们面对一幅被明人与清人的观看诠释修正过无数次的宋人花鸟时,是在内心寻觅贴切,还是调准焦距后使之显影成像并在内心作遥望似的凭吊?西方人的观看直接且粗暴,他们很早就摸索出一整套在二维平面上呈现三维立体视错觉的伎俩,最后,他们终于发明出了机械镜头,尽管它具有仿生学意义,但比之于人眼,不知笨拙简陋多少倍——再先进的相机也不过如此,何况显影成像只是观看的冰山一角,我们今天已经习惯了机械镜头的单一观看模式,却早忘记了观看的本来意义,那些退化的肌肉,退化的神经包括退化的情绪和感动,一并被遮蔽于泛滥叠加着的机械图象之下,面对上帝赋予的观看才能的流失,我们时常使用“捕捉”、“稍纵即失”这样明显肾亏的字眼,莫名惊诧于古人的敏感,并为自己的力不从心长吁短叹。
    最近看胡兰成的《禅是一枝花》,读到《智门莲花荷叶》一则时有些许想法。他拿《碧岩录》中一段说事: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智云:“荷叶。”胡兰成是少有的聪明人,自是有一等一的悟性,他的解释入情入理。但我从古人观看方式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倒也偶得新解:观看本来是一种松动的不确定不执拗的把持,影象刺激神游,神游生发想象,一切皆虚实相生地,看似一切被神游引向了虚境,实际又每每在实处,招招不着边际,又招招点在要领上。自然和生命都是有机的,你专注于一点时,处处是实在,处处是差异,一花一世界;你还可以用余光去看它,松弛散漫着不去落实,不去执著,这时看到的也是真境,但花非花。在这样的观看下,荷叶与莲花同体而异形,彼此是对方的排场,又彼此是对方的秩序。这观看好比眉来眼去,看与被看早已混沌,看与被看又相互滋养。“人是来到了不识的东西面前方感觉自己的存在,立地皆真。”人也于识的东西面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目接皆我,只是这些我是真是假,自己也模糊了。
    我们现代人的观看,犹如坐在飞速旋转的木马上,随时有新鲜的刺激,不断中了信息的流弹,又转眼忘却,时常失神。目光定于一处细看时,那些静坐上千年的,也变成飞速旋转的——我们与宋人似乎已经不是同一物种的生物,他们的观看被我们误解歪曲。科技提供着方便,也冷笑着令我们退化,是用进废退,还是自然选择?天知道。
    永军是我的同窗好友,国画专业出身,入道之初期“鸟人山”都画,还写着一手好字。我时常到他狭窄却充满书香气息的画室喝茶。他的性格在朋友圈中一直是个异数,太静了,静得让人羡慕,他曾对我说过,自己假期里有时可以坐上一整天,临完一整本《圣教序》。这种定力于我是不敢想象的。刚毕业的几年他一直在画山水,一次去访他要看他的画,他却捧出一大摞工笔花鸟。细细看过之后,我与他谈起我对“观看”的理解。永军的心境是接近古人的,他话不多,有时还有些口拙,朋友聚会时,他一直是个旁听者和旁观者。信息与思潮很少会干扰他的心绪,繁华热闹过后,他一样画他的画。他把他的理解都放在了内里,不外露不张扬。外露与张扬都是一种指向周围的表达,这表达本身就在涂改真我。他不表达并使真我如磐石般沉淀。永军的心境是实的,他的观看也是实的;我总感觉他眼中的对象是宁静恒久的,所以他眼神清澈,很少闪烁。他的心是实的,所以待人接物鉴诸己也都是实。
他画花又画鸟,这本是两种观看,但他太实了,把它们当做一种观看。这一种观看也使他成立,他满纸皆静,似乎找不到一个气孔,也许这气孔只有他自个心知肚明。我曾戏称,永军天生可干两件事情,一是画画,一是出家,如果一日做了画僧便算是修成正果了。永军说画画可以,出家不行,其实六根不净。永军是有情有义的人,只是他不善表达,他的激情也埋在了内里,彻底的无为清净也就画不出画了。他在一方斗室内,除了面对插在花瓶里的桃枝败荷畅神而外,剩下的时间便是练字画画。他将“义”都无声息地送给诸友,将“情”贯注于花鸟一处。
    永军不擅玄谈,他沉湎于繁复细致的道道工序,在添加和洗刷中调整平衡,搜寻心中的完美,这完美有时来得太迟,他会将它搁置一边,等到感觉重又变得新鲜了再去面对,他爱惜自己的每幅作品,下笔谨慎很少将错就错故意画坏到无法补救。他很少追求偶然,也许因此缺了神来之笔一类的惊喜,他在慢节奏的重复中积累体验总结经验,像一个坚持使用绿色天然肥料进行精耕细作的农夫,对于那些西方进口的化肥有先天的冷淡,他沉迷于这种有些原始的耕种方式,体会其中宁静守望的乐趣,却很少追求亩产——片面追求亩产导致的是浮躁与虚火,历史总有前车之鉴。明眼人都知道绿色食品和转基因食品的差别,讲求品位的人必然食不餍精。永军在宣纸上完善他的观看,也许对每个局部都平均用力,他的观看就多少因为面面俱到而有些不识大体。他那里,莲花是莲花,荷叶是荷叶;他太实心肠,似乎不知古人也有狡黠和乖张的一面。
    画画的过程是不厌其烦的一次次打量,是挑剔又难忍偏爱的反复观看。这观看是极富贵奢侈的,当年徽宗赵佶授意朱勔搜罗劫夺江南各地的奇花异石、珍禽美兽,用船载往京城汴梁,时称“花石纲”,就是为了观看。徽宗的视觉饕餮盛宴并不似今天的图象大餐只对视觉开放,这“看”连通六感七窍,这“看”能看出“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我们今天看美国大片看电视肥皂剧还能看出这痴迷和酥麻么?就算有,也与“看”无关,只与故事有关罢了。关于徽宗的视觉大餐,邓椿在《画继》中有记载:“动物则赤乌、白鹊、天鹿、文禽之属,扰于禁御;植物则桧芝、珠莲、金柑、骈竹、瓜花,连理并蒂,不可胜纪。”徽宗日日观花察鸟,并以极大的兴趣,将它们一一图之丹青。“画”是“看”的延伸,是“精看”,“看”哺育了“画”,“画”又反哺了“看”。徽宗赵佶是帝王,他可以集天下之力万民之财只为一“看”,他将“观看”开发到了极至;据载,赵佶曾绘御苑中各种珍禽异兽和奇花稀果及“玉芝况秀于宫闱,甘露宵零于紫篁”等所谓祥瑞,按所画题材以十五种为一册,曰《宣和睿览册》,后来大量增加,累至千册,并且各命辅臣,题跋于后。明代孙责题徽宗《花雀图》时写道:“双禽栖隐宫中树,花石纲中第几枝?却意内家闲貌得,龙煤香沁酒酣时。”确是道出了徽宗当时绘花、画鸟、题诗、编册的实际情况——这是怎样奢侈的一种“观看”呢?对于草根阶层又是多么可望而不可及?
    永军在寂寞执著中追求这份观看的奢侈,天荒地老在他只是一瞬。

注意:收藏家对作品有收藏需求请联系本站周先生,手机:13813985236.网址:http://www.artyi.net.

徐志敏--2010年推荐当代最具有潜力的十名画家之一
  最新资讯                                         更多...
·被忽略艺术衍生品市场
2020/7/8
·艺术收藏与消费的共生
2020/7/8
·现代信息技术对艺术金融发展的推动作用
2020/7/8
·为什么艺术品金融化是未来发展方向
2020/7/8
·资本视角下的艺术市场
2020/7/7
·“全国美术高峰论坛·重庆”征稿通知
2020/7/7
·全国第五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征稿启事
2020/7/7
·艺术的价值谁说了算
2020/7/6
·30年来10大暴富机会艺术收藏居首
2020/7/6
·后疫情时期艺术品拍卖市场结构变化与应对趋向
2020/7/6
书法家
 中国书画
·高云塍书写了中国印刷史上第一套楷体铅...
·傅雷点评国画,可谓是“毒舌”
 其他画种
·英国高更和印象派与背后的藏家威廉·汉...
·人体画为什么要对着真人模特画?
 玉器翡翠
·什么人适合送什么样的玉?
·战汉玉器发展史与工艺研究
 瓷器陶艺
·景德镇古瓷高仿造假,多少收藏家败光身...
·清宫旧藏之“洋珐琅”器物,究竟是广州...
画  家
 铜器佛像
·台北故宫青铜盛宴:罕见商鱼纹盘宗周钟...
·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四只青铜羊
 钱币邮票
·良渚金银币为什么能圈粉
·500克银币预计涨过双金属吉祥文化
 木器家具
·金丝楠木和黄花梨相比劣势明显
·大藏家王世襄家具的奇幻漂流
 古玩杂件
·探秘神奇地宫 带你看法门寺的千年宝藏
·汉代画像石和画像砖中贵族生活主题图像...
 藏家交流
·王健林:收藏是我人生最成功的投资
·郭庆祥:协会主席书画院长套死收藏家
书画家
 
关于我们 使用爱艺 合作加盟 收藏问题 服务认证 建议留言 会员服务 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友情链接 艺术赞助
中国爱艺网版权所有 © 2006-2020 ICP备88837570号 公安部备案号:99988818111624